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引言

最近在币乎平台上,水怼、瓜怼双方的交战可谓空前激烈,无论是水文、抄袭文、瓜文还是怼文都水出新高度、抄袭出新高度、瓜出新高度、怼出新高度。“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外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在灰狼看来所有的这些现象归根结底都是由内因好文算法导致,因为好文算法对这些文章的加特效果。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虽然自从好文算法上线以来,灰狼的文章Key本位收益比原来也有明显增加,甚至也有所感慨有点生不逢时,如果好文算法早日上线,灰狼的爆款文章不会是写鲸交所那篇文章,而是英雄榜系列又或者是《一日多更——大V们请做好榜样!》等这些文章。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好文算法存在优点,但是同时其负面效果也是非常明显,今天就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罪状1:独断专行

币史以来,大家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因为我持有某个项目的加密货币,所以自然而然我就是这个项目的币东,然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你并不是币东,你没有该项目的分红权、决策权、投票权,你只是该项目加密货币持有人、积分所有者。而真正项目的决策、分红等都掌握在中心化的项目方手里。

纵观币乎以来的数十个内容平台,几乎大部分平台均如此。平台在进行大的政策调整的时极少会征求广大积分持有人的意见和建议,规则想怎么变就怎么变,而在这一点上币乎平台的表现并不见得比其他平台更出色(PS:有一定的知情权,如在项目周报中,也曾发起过征询意见收集,但是更多的是一种通知或者告知)。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就像在币乎的白皮书中提到的一样,币乎平台的用户是平台的利益共同体,天然希望平台发展良好,但是币乎的白皮书以及在币乎的历次优化升级中更多强调的是对于平台用户的行为的改变。但是作为利益共同体,用户同样需要有权利来监督和规范项目方的行为,灰狼觉得作为利益共同体应该能有更多的权利:平台做的每一次大的调整都事关广大代币持有人的利益,因此项目方在进行重要决策、进行产品大版本迭代时,广大代币持有人有参政、听证乃至决议权。

罪状2:零成本作恶

在权重的时代,一位作者如果想要作恶,必须得获得一定的权重,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但是好文算法的推出彻底的改变了这一格局。权重不再是唯一要素,在引入阅读因子之后,可以通过多种方法并且以极低的成本来增加阅读因子进行作恶。

而在灰狼看来低成本作恶已经不止一次给币乎的生态、给KEY的价格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第一次的低成本获益出现在:币乎上线之初,平台早期参与者,第一批用户可以轻松的赚取大量的Key,头部作者每月折现收益数万甚至是数十万不在话下,从而形成了后来深受大家诟病的权重阶层。然随着用户数的不断增加,再加上币价冲高后的加速下跌,导致收益大大降低,因此也导致了大批前期权重作者离开了币乎。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从灰狼的关注列表中随便截取一页早期的粉丝过万的大佬中(PS:图中这一页几乎每一个都是币乎当年响当当的人物),已经有大半已经离开币乎平台,而他们的离开,伴随的是他们手中持有的代币也在二级市场的大量抛售(PS:期间还有币乎应用不成熟,被机器人钻空的低成本作恶),这应该是出了流通币量大幅增加之外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导致Key第一轮大幅下跌的原因。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第二轮的大规模低成本作恶来自微文的升级,微文的升级给币乎带来了流量的明显增加,但是微文有一个明显的漏洞,可以无成本获取高收益,只要简单的组织一批人进行**,同时可以一人操作N个小号(这点与当年币车上热门的方式如出一辙),就可以轻松撸到数量可观的KEY。而这些用户撸到的KEY很大比例都在二级市场进行了抛售,而这也带来了KEY的第二轮大的跌幅(PS:远高于同期KEY流通增幅)。

第三次,也即是好文算法的上线,其带来的结果是:长文也可以进行低成本作恶,而且长文作恶带来的收益远高于微文。与第一批的作者上位不仅需要坚持更文,而且得让自己保持权重相比,如今的作者可以通过刷阅读、拼凑套娃文章、迎合快餐文化的需求而编写毫无营养的瓜文、抄袭半抄袭文就可以花更少的时间、更低的成本获得更高的收益。可以说从微文时代开始,在币乎的作恶成本一直在呈下降的趋势,而这种低成本的作恶也必然会在二级市场给Key的价格带来沉重的冲击。而前一阶段Key价格的大幅度下跌与好文算法可以说不无关系。

罪状3:错误引流产生“大头娃娃”

在区块链的内容平台中,可以说大部分人的行为都是利益驱使的,在这点上灰狼觉得自己也不例外,在大部分人的心理都是希望花更少的时间,赚取更少的钱,而因此带来的结果是“寻找值得点赞的人,而不是值得点赞的文章”,与此同时很多作者也在想出各种花式的方法来提升自己文章的阅读量,包括假阅读、买卖阅读、互阅读、文章放红包(PS:其实灰狼觉得红包和买卖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胡乱拼接一堆瓜文、抄袭搬运,而这些做法大部分与提升文章质量关系都不大。

同时最重要的一点,好文算法对于这些做法是有加特效果的,这也是为什么热门榜上充满着各种无营养的瓜文、甚至是合约带单文等不健康甚至不合法的文章能够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得到与之不匹配的高收益一样。而这一阵很多作者提到的邓XX、RXX的抄袭文会成为爆款中的爆款,与很多用户在好文算法的诱导下,去给他们点赞,关系紧密,极具讽刺意义的是,灰狼到目前为止点赞收益最高的一次,就是前面被其他用户举报抄袭,RXX的易理华的文章,从这一点来看,灰狼也是在高收益的诱导下,变成他们作恶的帮凶。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与此同时,这种错误引流也造就了像邓XX、RXX等一批“大头娃娃”,发现作恶还如此嚣张,我就是要抄袭的怎么了,我又没有强迫你们点赞、我又没有买卖赞,都是你们自愿的,是社区的共识。封杀我一个不要紧,我还可以分叉,一个邓XX倒下了,还可以起来无数个邓XX_XX再起来。

罪状4:伤平台老用户心

虽然从好文算法升级后,灰狼自己不论是文章收益,还是点赞收益都有比较大的提升,但是心里的滋味并不好受,在平台上一起共同成长、互相鼓励和支持,坚持了两年多更文的朋友越来越少,就像黄耀明的《十个救火少年》的歌曲中唱的那样:“十减一得九,九减一得八,八减一得七,七减一得六,六减一得五,五减一得四,四减一得三,三减一得二……”。在灰狼的点赞字典里永远是朋友排在第一位,其后才是收益或好文,没错好文仅排在第二或者第三位。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与第一批离开平台的很多都是高收益或者超低收益的用户不同,此次好文算法升级后,离开的用户是一批持续更文了两年的作者,在灰狼的好友中就有Askljan、三角猫王、兴春、金牛、兔子酱、Wendy……,虽然他们的文章不见得都很出彩,但是在灰狼看来他们都是币乎的核心用户,他们中很多人的离开更多的是因为失望:想想现在很多瓜文作者一个月的KEY收益就顶了他们辛辛苦苦两年的收益,一篇文章就可以顶上他们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文章收入。

在灰狼看来一个良性的平台,不应该“只见的新人笑,谁闻旧人哭”的模式的,而是应该在稳固现有根基的基础不断补充新的营养,是百家争鸣而不是一支独秀的模式,而对于平台的政策也不应该是一味的只鼓励新用户,而应该兼顾那些为平台的发展做出贡献的老用户。

罪状5:社区氛围乌烟瘴气

曾经的币乎也有过对可爱女神经集体踩踏,对机器人的集体封杀,但是更多的是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促进的氛围,包括以推荐他人为主的小韭菜的逆袭的《每日精选》,币乎旦旦评的《优质资源索引》、《币乎用户进度排行榜》,佣兵的《币乎每周精选》,灰狼自己的《Top英雄榜》等,而以学习和提高写文质量为目的的包括天平的“好文早知道”、一休哥的“小V成长班”以及007、008等组织,所有的这些都是建立在友好和谐的氛围上的。

而今大家可以看到瓜文、怼文大有成风的趋势,在好文算法的加特下瓜文、抄袭文等文章更是获得了不该有的高收益,这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样悬在大家的头上。大家互相指责、互相吐槽,甚至有些文章还出现了人生攻击。而有些作恶者也是明白张胆、理直气壮。

一个良性的平台应非常和谐、充满正能量、使人愉悦的,而坏的风气就像病毒一样会传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长时间浸泡在如此的环境下,久而久之,人人都可能变得充满负能量。

罪状6:中心化

我想好文算法的初衷是想打破权重的绑架,建立起一个作者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氛围,但是,有点事与愿违,目前的币乎平台并没有改变权重时代形成的热门榜一层不变的格局。相反,最近有一种中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少数所谓的好文收益越来越高,1万、1.5万、2万屡创新高,照这个态势发展,将来5万、10万也不是没有可能,而热门榜也仅仅只是换了一批人,而且这批人的数量也越来也少。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而我们大家都知道,币乎每天释放的KEY的数量是一定的,除了币乎平台刚启动之初人少导致的中心化,目前的币乎是在收益上文章作者最中心化的时期,另一方面在很多人看来,这些文章没有多少值得看的,极少是可以沉淀下来的,而造成这个的结果的很大原因归结于好文算法对于这些文章在热门榜的加特作用,归根于热门榜和点赞收益的错误引导的推波助澜作用。

罪状7:铺张浪费

随着云、大、物、移、智中的云、物、移等基础设施建设的逐步成熟,再加上互联网、物联网带来的信息大爆炸,近些年来对于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高端技术人员尤其是算法工程师的需求也越来越高,好的算法工程师技术人才是BAT等互联网巨头们竞相追逐的。

论好文算法的七宗罪

在度娘上随手一搜“算法工程师 待遇 上海”(PS:币乎在上海,所以灰狼搜的范围为上海),出来的结果都是月薪2万以上的,按照我们通常的成本估算方法,公司雇佣员工所产生的成本在员工薪资待遇的1.6倍以上(通常灰狼在做项目估算的时候,保本一般会乘2.0系数),也就是说养一个算法工程师的成本至少50万以上,而这仅仅是养一个普通算法工程师的成本,一个好的算法需要的是至少一个3~5人以上的团队,并且至少的配置年薪百万级的中高级算法工程师,否则研发出来的成果将极有可能是非常糟糕的。

在灰狼看来,也许目前币乎的收益无法支撑起一支优秀的算法工程师队伍,而更多的靠是咕噜村长的个人投入。为此灰狼非常敬佩,但是灰狼以为这个操之过急,也许同样的投入放到引流、增加流动性等其他方面,等待时机成熟再进行,也许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目前实施一方面由于数据样本太低,效果不见得理想甚至是产生反面的效果,导致事倍功半,花钱买罪受。另一方面在好文算法的投入也势必会影响在币乎运营、MyKEY研发等方面的技术力量,灰狼就有朋友因MyKEY不支持YAS主网,导致转YAS到MyKEY钱包导致丢失的情况。

结束语

聊聊数语,仅仅是灰狼个人认知层面对于目前的币乎,目前的好文算法的一些拙见,作为深耕币乎两年多时间,从来未进行解锁(PS:小号有解锁,但是都聚集到双儿的MyKEY账号中)的KEY持有者(PS:非币东),当然都希望平台能有更好的发展,只有平台发展好了,Key的价值提升了,广大Key持有人的利益才会更大,否则我们在平台的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将有可能一文不值。

—-

编译者/作者:灰狼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viewpoint/1060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