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火大辩论:DeFi的优势是开放,CeFi的优势是服务,两者不必抗衡(全文)


炉火大辩论:DeFi的优势是开放,CeFi的优势是服务,两者不必抗衡(全文)

圆桌主持 | 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任铮

圆桌嘉宾 | dForce创始人杨民道 、Marixport首席执行官葛越晟

整理 | FOX

火星财经APP一线报道,由火星区块链主办、波场联合主办的?POW'ER 2020 DEFI 创新者大会?9月28日在深圳举行。本次大会议题覆盖DeFi领域10大细分赛道,广泛邀请国内外DeFi创新领袖、产业领军人物、一线投研机构,深入探讨DeFi的挑战和机遇、一二级市场投资方略,并发起DeFi项目闪电路演、NFT加密艺术品秋季拍卖。

会上,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任铮作为议题主席,主持圆桌会议「CeFi与DeFi:终将一战还是相互融合?」,dForce创始人杨民道 、Marixport首席执行官葛越晟作为受邀嘉宾,参与此次话题讨论。

炉火大辩论:DeFi的优势是开放,CeFi的优势是服务,两者不必抗衡(全文)

由于稳定币发行扩大,疫情影响和DEFI 协议技术完善,所以DeFi也是必然的。DeFi优势在于是一个中间人寻租的模式,根本不在意这个利润从哪里来,这是优于传统金融的点。DeFi、CeFi是一个前店后厂的模式,CeFi扮演的是店铺的角色,DeFi是下面的基础设施。DeFi在竞争上会比CeFi更有优势,尤其在利率方面,资金市场的套利在DeFi里是极其高效的。

DeFi里面的资金是量子级,一个交易资产可以赚手续费,也可作为借贷的储备金,这组合性还只是两种嵌套,有些资产还能发挥3到4种的用途,可能有四五种放大的作用,就会把资金效率放大很多。未来所有加密金融的基础设施都会被DeFi填充完,留给CeFi的空间会急剧缩小。

炉火大辩论:DeFi的优势是开放,CeFi的优势是服务,两者不必抗衡(全文)

流动性挖矿是这次DeFi热潮的最关键的原因,DeFi的巨大优势在于它的开放性,这是CeFi的劣势。但CeFi的巨大优势就是服务,DeFi没必要去跟CeFi抗衡。

从商业本质的逻辑上来讲,羊毛出在羊身上,DeFi付的利率,到底谁付的钱呢?从借贷本质逻辑上来讲,利率高是有信任成本在里面。DeFi上借钱确实比一些资方便宜,但没有商业条款很难建立信任关系。不过未来随着DeFi资金效率、安全性得到大幅提升后,在CeFi能够获得明显好处的领域,DeFi跟CeFi会发生融合。

精华观点提炼:

1.DeFi 爆发的原因是资产的准备到位,技术协议层的准备到位的形势使然。

2.DeFi取代CeFi会成为一种趋势,不过会逐步从替代CeFi关键环节开始。

3.CeFi目前最大优势在于服务,DeFi还在降低中端和后端的成本。

4.DeFi的资金利用率比CeFi高,这是DeFi压倒性的优势。

5.金融机构的竞争是有牌照的,但DeFi的竞争是没有牌照的,这意味着将来会有指数型的演变。

以下是圆桌全文:

任铮:刚刚听了峰总和冯波老师的对话,还有达叔和翁总的介绍,涉及到我们的一些话题,我原本想让大家选择是站DeFi还是站CeFi,但我觉得这样不好,就让大家先说说今天的关键词TVL(锁定总价值),目前各自TVL怎么样?

杨民道:大家好,我是dForce的创始人杨民道,我进币圈的时间还算比较早,在2013年,主要是在比特币这一块做交易、套利,2014年投了以太坊ICO,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币圈投资,投了不少项目。dForce是2018年开始做的,是国内比较早做DeFi的项目,我们从稳定币到借贷,到聚合这一块,包括聚合交易,全面的DeFi协议都有做。从锁仓额来讲,多谢达叔的Flamingo,给我们贡献了不少,我们是目前锁仓额第一的项目。

葛越晟:大家好,我是Matrixport的CEO葛越晟,我们公司不是做DeFi项目的,所以没有TVL的数据,我们公司推了一些DeFi挖矿的产品,帮助客户挖Flamingo等等产品。

任铮:下面进入今天的主要讨论环节,我们看到DeFi这一波热潮,今年5月份开始真正热起来,我们也看到了各种各样新兴的玩法,一些新项目的出现。这个事情是一个偶然出现的现象,还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大家觉得DeFi在今年的爆发有没有一些必然的因素?

杨民道:DeFi这个词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提出来的,今年爆发有几个主要的原因,我们把DeFi比作乐高积木,这里面最关键的因素是资产端的积木。从今年年初到现在,资产端的稳定币的发行量,从大概20亿美元暴涨到现在超过200亿美金,有将近10倍以上的增长。这是从2019年到今年,乐高积木里面最关键的一点。当你稳定币资产端丰富之后,我一直有一个比喻,DeFi跟传统金融是一个平行宇宙,这两个平行宇宙之间的虫洞的关联就是通过稳定币,稳定币把传统金融的利率市场、借贷、交易打通,所以这是今年DeFi爆发的一个很关键的原因。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疫情,疫情让传统金融的流动性受到很大的阻碍,包括在3、4月份的时候,香港外贸端的资金出口全部被堵住了,所以稳定币涨了起来,我觉得跟疫情也是有很大关系。当然从技术面看,DeFi的协议栈和交易理念,从去年开始已经逐步的完善,包括达叔之前的PPT里面也有看到,DeFi把传统金融的要素,基本上全部复制完了,刚好这个工作也是在今年全部搭建完成,所以我觉得DeFi爆发是有它的必然性的。

任铮:就是这个大的形势,然后资产的准备到位,还有技术协议层的准备到位。葛总,您的意见呢?

葛越晟:我们公司很早就开始用DeFi了,在这一轮热潮之前,我们的一些项目的每日成交量已经很高了,甚至达到了上亿美金。之前DeFi的项目非常像是一个特殊领域的龙头企业,行业里的人都知道,但是行业外的人,不关注DeFi的人,或者说没有DeFi需求的人完全不知道。

而流动性挖矿就是这次DeFi热潮的最关键的原因,它有一点像一个特殊行业的龙头企业上市,虽然我可能跟这个行业没有关系,但是我可以去打新,我也可以通过流动性挖矿去赚点钱,使得币圈里面绝大多数人都有参与DeFi的机会。所以我觉得今年DeFi的爆发,主要还是依赖于流动性挖矿。再加上像我们这种公司,也会针对流动性挖矿发很多产品,这些产品也使得DeFi的传播度变得更广。现在回过头来看,流动性挖矿还是非常正确的,我觉得是把DeFi一下子推到了另外一个高度。

任铮:所以您觉得流动性挖矿这一块是促使DeFi更加激活的一个亮点?

葛越晟:因为流动性挖矿,DeFi更加走入大众视野。流动性挖矿出来后,它的应用和用户出现大幅的增长,我觉得这是一种曝光度带来的效果。有流动性挖矿,大家就知道了这些项目,而且知道这些项目是干什么的,我觉得对这些项目而言是巨大的好处,得到了充足的曝光。

任铮:我们今天有一个比较激烈的讨论的话题,正好也是两位嘉宾不同的特质,我们讨论的是DeFi VS CeFi。到今年截止到9月份的数据,在链上的交易已经到了190多亿美元,锁仓额也达到百亿。但是可以看到,在今年年初锁仓额只有大概7亿左右的量级。所以这个变化是非常巨大的,有几十倍的增量。这是不是一种趋势?以及DeFi是不是会取代CeFi?

葛越晟:我个人观点,这肯定是一种趋势,无论从绝对数字上,还是从币圈大众的反应上,作为币圈老人的感受就是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所以它肯定是一种趋势。至于它会不会取代CeFi,我个人觉得是不太可能的,金融的本质还是在于服务,你想DeFi完全取代CeFi,DeFi服务还是不足的。

刚才火币的嘉宾也讲了体验方面的问题,金融本质还是服务,DeFi是没人给你做服务的,所以在这点上,CeFi还是有它不可取代的一面。但是DeFi可以跟CeFi有一个非常有效的结合,它可以在整个业务链条过程中,完全替代CeFi的一些部分,我觉得这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它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能够变得非常成功了,因为CeFi这个市场异常庞大,它只要能够替代其中的几个环节,且能够使得整个链条变得效率更高,我觉得对整个区块链行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举个日常能碰到的DeFi取代CeFi环节的例子。我们公司也是做借贷生意的,有自己的资方。我们跟资方做生意,正常来讲都是一个月一个月的借,只是说有时候有灵活性的条款,我可以随时拿回来。但在一些场景下,会需要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借。我们要是跟资方提这个要求,你借我1000万美金,我三个小时后还,他是不会答应的,他不接受这种条件,你借一天都没法找他,因为他要做文件,很多的人帮你做这个借款服务。如果只借一天,就算利息给得再高,也没办法覆盖它的成本。但我们就碰到过这种需求,我就需要三个小时的钱,做一下临时的结算,这是为什么我们公司很早就介入了DeFi项目的原因,它实打实地在我们的业务环节中扮演了借款的角色,而且现在没有人能替代它。我如果不使用DeFi的话,就要用我自己的资本金,用自己的资本金效率非常低,因为我就那三个小时要,所以我就得把钱一直放着。

所以,我觉得DeFi是完全可以取代掉CeFi的一些关键性环节,来发挥它的效果,进而使得整个环节变得更加有效,这一点我是非常看好的

任铮:既然您刚才也提到了DeFi起到的作用,包括日间结算,以及帮助。也提到了CeFi的一些作用,比如说为我们提供的一种完整的金融服务的体系,您觉得在经营CeFi的场景下,它们各自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葛越晟:我觉得DeFi的巨大优势也就是CeFi的巨大劣势。巨大优势在于它的开放性,你可以很放心地使用,我们做借贷生意的,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抵押率概念。抵押率是造成借贷行业一大困扰的指标,我不愿意向你多押钱,这个叫做对手方风险或者风险敞口,我只敢跟那些做大的平台做生意,因为我觉得他们抗风险能力更强,我愿意抵押更多的钱进去,进而获得更好的商业条款。

DeFi在这方面就是能够非常好地打消你的顾虑,我用DeFi,它的合约变得非常的安全,不存在技术层面的BUG的时,你可以信任它,反正我就借3个小时、5个小时的钱,我就算押两倍给你我也不担心。但是正常情况下,我们跟CeFi世界里的对手方做生意,我们基本上都是要求1:1,大家公平一点,谁也别多要,我总归是担心你多拿了我的钱,会不会跑路,会不会有破产风险等等。

这是DeFi的一个巨大优势,因为它的信任的根基非常牢固,也会使得它变得更加开放,谁都愿意跟它合作,我们就非常乐意去用一些DeFi的协议解决现实场景下的需求。而且我们去使用这些协议,也不一定需要认识背后的人是谁,我也不一定要做尽调,我也不一定要瞻前顾后,这是它的巨大优势。

CeFi的巨大优势就是服务,金融是必须要讲服务的,尤其对于我们公司的客户而言。可能流动性挖矿这个事情,个人觉得已经是DeFi世界里面友好度最高的了,你真的去DeFi上借过钱,就知道那个东西有多困难,而且它的利息也并不低,一个客户说他要借钱,他去DeFi平台上借,如果借长期,我看不出他为什么必须去DeFi平台上借,而不是从CeFi平台上借,无论是它的利率、服务还是灵活性上,都没办法提供CeFi目前提供的金融服务。

我觉得长期的趋势是融合,两者各自扮演好各自在整个业务链条中的角色,互相配合,它们先天带来的一些优劣势,我个人觉得是很难真正意义上弥补上来的。以太坊讲TPS也已经讲了至少5年了,我们以前做矿机,不敢做以太坊矿机,是天天被恐吓说它要改pos,直到今年还没改。在服务、效率方面,DeFi当然会越来越好,但是它没法向中心化的平台保持一致,我觉得它也没必要去跟CeFi抗衡,它还是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这样它的价值就非常巨大了。

杨民道:我的观点是比较温和的,我认为DeFi、CeFi是一个前店后厂的模式,CeFi扮演的是店铺的角色,DeFi是下面的基础设施。但这只是目前这个阶段的状况,从长期趋势来讲,DeFi会全面的取代CeFi的各个层面。目前来讲,DeFi在和CeFi的竞争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刚才葛总讲得很对,我是传统金融出来的,我觉得金融企业里面大部分的成本都集中在中台和后台。现在DeFi是把后台、中台很大的成本都降低后,再往前走肯定会往前台发展,包括获客这一块。

我纠正一下葛总说的借贷的问题,我觉得在借贷问题上DeFi优势非常明显。以前之所以说没有优势,是因为比特币还没有在以太坊大量的存在,如果把比特币接到以太坊上面来,我们的数字借贷的场景就全被覆盖了。我们借贷的协议,3月份的时候用户存比特币还有利息,借钱成本大概是2%,也就是说对于矿工来讲,如果去借钱,协议还能给你送钱。DeFi和CeFi的竞争逻辑,我们知道传统金融的中台、后台的成本占到它所有成本的60%以上,传统银行如果有4%的利差,你往下压缩的空间是非常小的。

但对于DeFi来讲,最厉害的地方在于我们都是光脚的,我们是不怕穿鞋的。比如说火币,每个月有1亿美金的利润,这本身还是一个中间人寻租的模式,对于DeFi来讲,根本不在意这个利润从哪里来,我可以通过代币化把我将来预期的利润提前给到用户,所以我认为DeFi的冲击不单是从某种服务上取代CeFi,而是全面地取代CeFi。你说到用户体验,我们知道现在钱包端的DeFi的体验已经非常好了,包括进入到余额宝类的产品,token进去非常简单,而且我认为将来的CeFi真的是有可能,就退化到一个做前端的页面整合,真正寻租的空间就非常小了。而且我们知道现在DeFi里面有很多聚合器类的产品在往前走,这样等于前中后台全部被取代,我觉得DeFi取代CeFi是指日可待的。

还有一点,我们知道DeFi在竞争上会比CeFi有更有优势,DeFi把大家所有的闲置资金都用了起来,如果说CeFi是出租车,DeFi就是滴滴或是Uber,把所有的市场闲置的资产动用起来,大家可以产生额外的收益。这一点从数学上可以证明它的优势是压倒式的,虽然火币投了我们,但是我觉得CeFi的商业模式确实从长远来讲,很大部分都会被DeFi取代。虽然现在的取代是借贷端有全面优势,再到交易端,现货有巨大的优势,现在DeFi的优势已经不亚于一线交易所的优势,再往下走可能是衍生产品和高频类的交易。我认为以太坊堵塞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大的问题,包括达叔他们做的,在NEO上做DeFi的生态,某种情况上你可以认为是第二层级的解决方案,我认为这些问题可以慢慢通过其它的公链等等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之后,以太坊的拥堵也不是大的问题。

任铮:这就有挑战性了,当我们解决了以太坊拥堵,升级到2.0,或者是像Flamingo这种更高性能的中台、后台,可能就会全面取代CeFi。葛总有什么不同意见?

葛越晟:不同意见刚才讲了,我们的客户就没有去DeFi平台上借的。它的利率低,如果算上它的Token的补贴确实是这样,在它的平台上可以套利,你借出来抵押,就是为了薅它的代币。但从商业本质的逻辑上来讲,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说你付利率,到底谁给你付的钱呢?从借贷本质逻辑上来讲,这里有很多信任成本。我就举一个我们和资方常见的条款,一般资方会给你6到24个小时补充抵押品的时间,取决于你这家机构的资质,这个东西对资本的要求是相当显著的,你有足够充足的时间筹钱还给它。但是你放在DeFi平台上,例如说140、150,甚至有的币种200,到了就给你卖了,我无法接受。

即使今天这么搞,它可能可以套利,我要上DeFi上借钱确实比一些资方来得便宜,但我依然不敢,我还是宁愿牺牲一些利率,还是跟那些大的资方合作,因为他们好谈,他们给了一些商业条款,使得我更加安全和灵活,我们互相之间有信任关系,我的生意可能做得就更顺畅一些。我觉得DeFi还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杨民道:刚才葛总讲到一点,现在CeFi里面有一个优势DeFi还进不了的,就是信用层面,目前DeFi确实很难做到,但是在利率方面DeFi一定是更加有优势的。这个原因很简单,现在资金市场的套利在DeFi里面是极其高效的,不像传统金融那样,你从美国汇到香港,再进入中国,再进入公司,层层的隔离,这是CeFi资金成本那么高的最根本的原因,它的资金并不是真正的像信息那样流动的,但是DeFi里面所有的资金就是信息,它的流动速度是非常快的,从一个协议到另外一个协议,在一个交易里面穿越三四个协议,这就可以让美元区、欧元区的负利率资金大量进入到DeFi中来,这也是DeFi目前来讲最大的作用,真的是建立一个统一的全球的资本市场。

任铮:实现资金的高效利用,但是葛总刚才说他不愿意用。

葛越晟:这倒不是,可能民道老师讲的是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就讲我们实际发生的事情,就是在没有流动性挖矿以前,我们给客户提供的利率是要比DeFi上低的,我们有长期的数据监控。当然除了它补贴,可以挖矿了,这个我们比不了,但之前其实是没有体现出它资金效率更高,它利率更低的优势。现在确实是有,但是我个人觉得现在更多还是来源于挖矿的原因,而非它的资金效率真的就已经变得更高了。当然,这也是有待改善的原因,更多的资金机构今天对DeFi还是不熟悉,它不敢注入资金,就好像我们往DeFi里面注入的资金也是有明确风险控制限度的。所以这个会导致它的资金利用率可能就没那么有优势,但这个可以逐渐改善。

但说它长期比中心化的机构利率有优势,我个人觉得这个还是很难办到的,它可能可以通过节省成本的办法办到,但没那么容易。因为现总归是有成本的,它放到我们这里生息还是放到DeFi生息,客户还是会比。很多DeFi的信誉度,今天而言还没有达到行业里面顶级中心化机构的信誉度。

任铮:这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核心,长期来看,刚刚民道老师提到,他认为DeFi的场景下面,能够提高资金的利用率,所以长期来讲可能能够比CeFi收益更高。是这样吗?

杨民道:我一直说DeFi里面的资金是一个量子状态,比如说它是一个交易资产,可以赚手续费,另外它也是作为借贷的一个储备金的资产,这个组合性还只是两种嵌套,有些资产可能还发挥了3到4种的用途,包括达叔刚刚那个图,他提到里面各种嵌套,所以这里面可能有四五种放大的作用,这里资金的效率就比传统金融CeFi的效率放大了很多。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葛总的资产负债表是不可能给币安交易使用的,它不可能拉到你的资产负债表,但是DeFi里面各个协议是通的,你很容易去看别的协议里面的资金池的规模和效率,这就让资金的使用效率有非常大的提高。当然,因为所有的闲置资金放在交易所里面,等于是没有额外收益,所以大家把它放到DeFi里面,我觉得这一点也会增加DeFi供应端的成本。但是我个人认为,整个DeFi里面将来的收益肯定是往下走的。

任铮:刚才我们还讨论了一个比较核心的话题,就是信用和去信用化,包括信任和信用的CeFi的场景,我这几天也看到了一些现象,包括某所这次的丢币事件,它在追踪这个币的时候,很多中心化的场景下,把这个币锁住了,最后都追踪到了。但往往某些去出货或盗币的人,是在等着去中心化的出货。所以是不是也可以说,在信用的层面来说,CeFi其实还是能起到一些比较强的作用?

葛越晟:我觉得应该是。

任铮:我们进入最后一个话题,刚刚我们提到了一个融合的过程,所以也希望两位嘉宾简单地展望一下,未来在区块链的场景下,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金融生态?它展示给我们的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金融场景?不管是DeFi还是CeFi。

杨民道:现在大家看到CeFi里面对于DeFi入局的思路都不一样,比如币安做智能链,希望通过打造另外一个以太坊来抢DeFi生态。火币的思路也很清晰,就是做资产端,把各种传统的CeFi资产放到以太坊上面。我个人觉得所有的这些做加密金融的基础设施都会被DeFi的各个协议栈全部填充完,留给CeFi真正能去寻租的空间,可能就是合规的法币入口。我觉得CeFi生存的空间或者是寻租空间都在急剧缩小,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交易所从开始看不起DeFi,到最后都要匆忙入局很重要的一个点。

从我自己的观点来看,这个取代过程是一个非常快的,金融机构的竞争是有牌照,有一定的基准线上的竞争,可以靠牌照去提升竞争的门槛,DeFi竞争策略里面把这种政策门槛去掉了,这就意味各种不怕死的人都会进来,各种不怕死的模式都会出来,这种演变是非常可怕的,它是一个指数型的演变。

CeFi竞争还要顾及法律的问题,版权的问题,还有知识产权的问题,但DeFi里面没有这个概念,只要把人民群众的流动性全部挖掘出来就行,这个冲击力会非常大。

葛越晟:我觉得DeFi跟CeFi的融合,应该会发生得非常迅速,尤其在CeFi能够获得明显好处的领域,再加上DeFi的协议做得越来越精妙,使资金效率和安全性得到大幅提升后,我相信CeFi拥抱DeFi会更加彻底。当DeFi作为整个生态里面的一些基础设施,成为关键连接点时,它一定也会使市场的资金效率上升、利率变得更加透明,流动性变得更快。我觉得在这些方面,作为一家CeFi的机构,当然我们也做了很多DeFi的事情,积极的拥抱DeFi,既对自己有好处,也对整个生态和行业有好处。

任铮:区块链已经从纯技术进入到了金融领域,感谢两位嘉宾,本轮圆桌到此结束。

点击专题,发现更多精彩:

https://news.huoxing24.com/feature/20200922151011628419

下载并登陆火星财经APP,观看大会全程视频直播:

https://www.huoxing24.com/downloa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tnews/2540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