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波卡线上治理的现状分析


文 | 李小平

9月25日下午,Chainge技术沙龙·波卡生态全国行的第二站活动在上海正式举行。

在题为“波卡线上治理的现状分析”的圆桌论坛上,时戳资本 CEO 李宗乘、Patract Labs CEO 岳利鹏、imToken 波卡业务负责人 Gerry 、HashQuark 产品总监 Tony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等嘉宾,围绕波卡线上治理的话题展开了精彩讨论,Polkaworld 联合创始人庞晓杰担任本场圆桌主持。

圆桌论坛:波卡线上治理的现状分析从左至右分别为庞晓杰、李宗乘、岳立鹏、Gerry、Tony和曹寅

以下为圆桌精选内容,完整直播请点击:http://suo.im/6wPs3o

庞晓杰:Patract Labs 是第一个申请波卡国库并被理事会通过的项目,imToken 也即将接入波卡的链上治理功能,曹寅在很早期就对波卡的链上治理做了研究,你们认为波卡的链上治理是什么?使用波卡链上治理是一种什么体验?以及链上治理跟普通用户有什么关系?

岳利鹏:就治理而言,区块链1.0时代,是比特币矿工在吵架;区块链2.0时代,以太坊底层链其实是没有治理的,只有应用社区内部的自组织治理,这就导致以太坊基金会与社区开发者发生断层,整个底层链的改进没有核心推动力。

如今,我们把波卡称为区块链3.0,其治理是有民主情怀的。第一级的治理角色是验证节点,一千个节点是很大的数量,这意味着做一个节点仅需要较少的DOT,但节点没有对链的决策权,只有出块权。第二级是理事会,通过民主公投出来的,管理链上的日常行动,比如直接通过提案,或者发起全民公投。理事会对标现实的话,可能是人大代表之类的。第三级是财政或国库,这是从节点衍生出来的,POS节点都会有通胀,如果把币直接发给用户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公共效应,波卡里现在大概一半的通胀给节点,另一半进入国库。由理事会来支配代币的收支,使社区公共利益最大化。

从这三个角色来看,波卡有一个核心的组织架构,在现实社会,如果没有一级级的政府机构,整个社会是运转不起来的。下一个角色是技术委员会,DOT的提案,如果完全依靠民主公投,效率是很低的,技术委员会的存在,能快速修复升级链上漏洞或纯技术升级。此前波卡最受关注的一个提案是通过公投的方式把DOT进行拆分。这种组织模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利用有效地分工协作,来推动DOT可持续健康发展。

Gerry:所谓治理,就是给社区或社会制定规矩,其目标是让特定的群体发挥潜能,然后朝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而不是掉进死亡螺旋的陷阱里。我认为,波卡的治理借鉴了西方民主政治的制度安排,将经过验证的制度有机结合并纳入到链上治理的框架当中,这从一些小细节中就能看出,比如说投票中的二元选项使用 Aye 代表赞同,Nay 代表反对,而这两个词就来自西方民主制度的传统。此外还引入了代表直接民主的公投机制与代表代议制民主的议会和技术委员会等等,都是参考西方政治制度。

对于一般用户而言,波卡的治理机制还是比较复杂的,如果不了解清楚,很有可能会踩坑,比如投赞成票并通过后,还会要求额外的锁票周期,如果不明就里,就会付出更高的机会成本。作为普通用户,应该积极参与链上治理,圈内有一句话,买了币而不去尽力的推广它,就是耍流氓。以此类推,投资了这个生态却不去参与治理,也是耍流氓。这关系到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兴衰、匹夫有责”,积极参与治理,也是让你的投资价值得到提升的一种途径。

曹寅:治理不是一个自发性的行为,是基于问题的互动性社会行为。好的治理有几个特征,一、治理是参与者集体决策过程,投票是充分交换意见后大家摊牌的过程;二、治理是专业的科学行为,要有高度专业的治理参与者;三、愿景的重要性,没有灵魂的项目不可能有高质量的治理,波卡的优点在于愿景明确,即Web3.0时代把数据的主导权从垄断型的大公司夺回用户手里;四、交互非常重要,且一定要分层级,技术讨论、投票、社区治理等都要分开;五、参与治理的门槛要尽可能的低,把治理当作自愿主动参与的行为。

以太坊上的项目治理是各管各的,没有打破项目的边界。波卡的聚合治理是比较好的,每个平行链有自己的治理机制和社区,同时波卡通过中继链让平行链成为社区代表参与治理中,另外波卡的治理可通过发起提案进行升级,这使得绝大多数波卡的持币者和核心开发者的观点能得到充分的表达。这是自我进化的治理体系,是科学的治理体系。

圆桌论坛:波卡线上治理的现状分析庞晓杰:作为投资人或产品人,怎么看待链上治理对区块链行业的意义,你们觉得波卡的链上治理是一种产品化的产物吗?

李宗乘:链上治理是区块链发展至今的一个很大的进步,此前的链上共识是通过PoW和PoS来实现,但是非链上共识需要人的参与,没有对应的机制去实现。现在波卡通过产品化的形式实现非链上共识,波卡的治理机制的意义在于最大化地凝聚社区,这样就避免了社区分裂。以比特币为例,矿工和开发者无法达成共识,最终导致了社区的分裂,而波卡是以最大化的共识来发展。作为持币者,希望项目高效快速的发展,不管是独裁还是民主,能以最大效率的推进项目就行。

Tony:波卡的治理是非常优秀的产品化行为,所谓产品话就是能提高工作效率。比如设立理事会,理事会一般是有名望的机构,在整个治理系统中有话语权,他们的提案在社区有很大的煽动性,因此可能造成意见被垄断的结果。另外是投票,如果一个普通的公共提案的投票率很低,但是需要很高的通过率才能通过,这就避免了大家在不了解和参与度不高的情况下,50%以上的通过率就让提案通过。总体来说,目前波卡的链上治理,是相对比较完善的治理体系。

庞晓杰:大家觉得未来波卡网络或者区块链世界里会治理些什么?李宗乘:未来,如果波卡的领袖不在了,在发展路线上出现了重大分歧,分裂成两派,在两派的分歧上,我觉得可以通过治理形成比较好的共识。还有一类治理就是跟持币者密切相关的治理,币的拆分或者是分红,或者是中间跟税相关的东西,可能这种会比较多一点。

岳利鹏:此前波卡最重要的一个提案是通过公投的方式把DOT进行拆分,这种组织模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利用有效地分工协作,来推动DOT发展。从技术角度,大的治理有两个方面,一是改变链的运行逻辑,二是链上现存的数据。如果把DOT比作一个虚拟国家,那么它有多个层级,比如中继链是中央政府层面,每个平行链链是省政府,每个合约是一个市政府。总体来讲,如果对比现实世界的国家法律和行政体系,目前波卡的治理还处于发展初期。

Gerry:这个问题要看未来整体网络的发展,如果它能出圈进入到各行各业,那么其治理就会越来越专业和复杂。此外我感兴趣的是,现在的链上治理是否会因为未来治理难度的增加,而慢慢往链下中心化方向发展?随着波卡生态的逐渐完整与成熟,生态的价值就会膨胀,这样势必会导致利益集团的出现,那要解决利益集团间的冲突,目前的链上治理方案显然是不够的。另外,以后波卡的治理会不会出现衍生组织,类似于美国华盛顿 K 大街的游说集团,帮助利益集团去争取更多政策上的倾向。这些都需要持续观察。

Tony:太远的我就不去畅想了,近期的话很明显就是会进行参数的调整,奖励措施、奖罚措施的调整或资源分配的调整。我比较期待的是之后对于像波卡链上治理自动化执行的这样一个行为,会有一个兜底方案可能会更好一些。大家都知道,所有的系统凡是自动化执行的都会有利润风险,都会有一个向量风险在那里,所以我比较期待的它会出现一个兜底方案,可以解决一些重大的治理上的错误。

曹寅:治理的背后必然会出现不同的利益群体,在DeFi的社区治理里,形成各种“黑帮”,比如SBF黑帮,他们操控着一些社区的治理,他们实际上在竞争以太坊社区里有限的流动性。对于波卡,未来有大量的平行链上线之后,也必然会出现政治,这时候治理比平行链本身的业务更重要。我认为未来的治理必然以产品的形式出现,不管是代币治理,还是投票的方式。另外,我期待Kusama和DOT,这两个持币群体是不一样的,治理也有所差异。还要考虑一点,东西方社区因为意识形态和利益上的差距,会产生分歧,这对于治理来说,是一个挑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tnews/2515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