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C涉罪案例分析:谨慎与网友在平台外交易


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间,被告人李WQ的QQ好友“BBB”(身份不详)对广东、云南、福建、江苏、天津、上海、重庆、湖北等地被害人实施电信诈骗14起。“BBB”并将所诈骗的赃款1818000元(人民币,下同)转给被告人李WQ,由李WQ通过购买虚拟货币的形式转移、套现。被告人曾Y受李WQ的指使,为李WQ提供银行账户协助李WQ转移赃款,涉案金额830500元。

具体事实如下

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BBB”找李WQ帮忙购买usdt(虚拟货币“泰达币”,一个usdt价值相当于一美元),每购买一个usdt李WQ提成0.04元。“BBB”先付款到李WQ控制和使用的银行账户,包括李某2的邢台银行银行卡,王某2的中信银行银行卡,曾Y的华夏银行银行卡、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银行卡和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资金到账后,李WQ立即通知曾Y核查数额,使用曾Y的账号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A虚拟数字币交易平台”上向他人购买usdt,再指使曾Y通过银行转账付款。之后,李WQ将购买的usdt输入“BBB”提供的网址完成交易。

“BBB”购买的usdt最终在台湾被账户名为“韩嵩淇”的交通银行银行卡跨行取走新台币。其中,2019年1月6日,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的刘某被电信诈骗280229元,其中的157700元在案发后几分钟内通过三级账户最终转到被告人曾Y的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内,该157700元全部由“BBB”转入。被告人李WQ通过购买虚拟货币,帮助“BBB”转移、套现诈骗赃款1818000元,非法获利共计10554元,其中,被告人曾Y银行卡涉案金额共计830500元,曾Y获利1888元。

破案后,被告人李WQ亲属向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退缴非法所得10554元。被告人曾Y亲属向本院退缴非法所得1888元,曾Y亲属退赔被害人刘某10万元,被害人刘某已对被告人曾Y予以谅解。另,经本院委托河北省青县司法局对被告人曾Y进行审前社会调查,该局出具评估意见建议对被告人曾Y适用社区矫正。

相关证据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被告人的身份证明材料等书证,证实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接被害人刘某报案后对本案予以立案侦查、侦破并将被告人李WQ、曾Y抓获归案的经过,以及被告人李WQ、曾Y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事实。

2、被害人刘某、何某、孟某、陈某1、顾某、周某、郭某、郑某、冉某、戴某、李某1、罗某、蔡某、被害单位深圳市维誉科技有限公司的报案材料、陈述材料,转账记录,案件情况说明,以及被害人刘某出具的收条、《谅解书》等,证实上述被害人被电信诈骗的时间、财物损失情况,以及诈骗资金流向,且均能与二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案发后,被告人曾Y已赔偿被害人刘某10万元,刘某已对被告人曾Y予以了谅解。

3、证人王某1、龙某的证词及辨认笔录

①王某1证实2018年9月其在一微信群里认识微信昵称为“BBB”(微信号×××)的微信好友,“BBB”说要找其买币,以后量很大,一天100万左右,其与“BBB”商议如果平台卖6.64元一块usdt,他买一个给其加4分钱作为手续费,1usdt等于一美元,其和李WQ有大量购买渠道,便与“BBB”谈好由“BBB”先给钱,其与李WQ帮他买usdt,将买来的usdt发给他提供的一个地址,地址是一串数字和字母组合,这个usdt就到他手中,交易便完成了。“BBB”未按照其要求进行实名认证,没有与“BBB”进行过视频,其与李WQ共同使用QQ号(账户78×××15)与“BBB”聊买币的事情,“BBB”将钱打给其和李WQ、李某2的账户后,其与李某2账户均被冻结。其于2018年11月中旬怀孕,后都是由李WQ操作买币。其银行卡是2018年10月底被冻结,李某2是2018年12月被冻结。2018年9月其与李WQ去公安局做过笔录,警察说其账户进入黑钱。

②龙某证实2019年1月6日19时23分,其在A虚拟数字币交易网出售2597.4个usdt给曾Y,合计人民币1.8万元,后曾Y给其银行卡转账1.8万,曾Y给其付款后催其放行,其发现曾Y只有购买,没有出售,觉得不合理便与曾Y进行QQ视频聊天,看到是曾Y本人便与她交易了。其问了A虚拟数字币交易平台风控经理,曾Y在2018年12月1日和12月2日实名刷脸注册过。经龙某对一组12张不同女子正面免冠照进行辨认,龙某明确指认照片中的5号(即被告人曾Y)就是与其视频的女子。

4、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客户交易明细清单、华夏银行存款金融交易明细查询、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交易对手查询报表、中信银行业务凭证,韩嵩淇涉案银行卡、银联交易明细,银行卡明细列表,微信聊天记录,微信转账记录、微信收款截图等,证实①被告人李WQ通过李某2、王某2、被告人曾Y银行账户接受“BBB”转款1818000元用于购买usdt,其中转入曾Y银行账户830500元;购买的usdt最终被账户名为韩嵩淇的交通银行卡取走新台币;以及被告人李WQ与曾Y通过微信相互转款的事实。②被告人李WQ明知找其购买usdt的钱有可能是赃款,其向“BBB”表明过黑钱较多要求进行kyc(即实名认证),但其未与“BBB”进行实名认证,且在其使用的账户被冻结后仍与“BBB”进行交易;曾Y在与李WQ交流中也明知这样会有风险,仍帮李WQ进行相应操作。

5、荆州市公安局(网)勘[2019]012号《电子证据勘验报告》,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网)勘[2019]004号《电子证据勘验报告》,证实本案电子证据均系公安机关依法对扣押手机进行检查,提取、固定、恢复。

6、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退缴赃款凭证,证实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扣押被告人李WQ“OPPO”手机一部、非法所得赃款10554元;扣押被告人曾Y“OPPO”手机一部,“苹果”手机一部,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银行卡、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各一张;被告人曾Y亲属为其退赃1888元。

7、被告人李WQ、曾Y的供述材料及讯问过程同步视频监控刻录光盘,证实其归案后对作案事实已作如实交代。

8、河北省青县司法局(2019)青矫缓字第131号《调查评估意见书》,证实被告人曾Y适宜社区矫正条件。

法院观点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WQ明知是他人犯罪所得而通过购买虚拟货币的方式予以掩饰、隐瞒,严重妨害司法机关对上游犯罪进行追究,情节严重;被告人曾Y受被告人李WQ指使,明知是犯罪所得而协助李WQ将资金在不同银行账户间频繁划转,帮助他人转账、套现,严重妨害司法机关对上游犯罪进行追究,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WQ、曾Y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罪名成立,应予惩处。

判决结果

1、被告人李WQ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一个月(自2019年2月20日起至2023年3月19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2、被告人曾Y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3、被告人李WQ退缴的赃款人民币10554元,依法予以没收,由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上缴国库;被告人曾Y退缴的赃款人民币1888元,依法予以没收,由本院上缴国库;扣押的作案工具被告人李WQ“OPPO”手机一部、被告人曾Y“OPPO”手机一部、“苹果”手机一部予以没收,由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上缴国库;扣押的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银行卡、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各一张由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依法处置。

律师观点

一、在平台外和网友交易虚拟数字币会提高卖家的注意义务

在平台外与陌生网友(一般都不曾谋面,多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交易虚拟数字币,碰到黑钱的概率较大,一旦涉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等罪名,建议结合卖币方(卖家)的情况(背景知识、行业经验、冻卡历史等)和交易细节合理确定卖家的注意义务,继而以此为衡量因素推定卖家主观上是否“明知”。

1、在本案中,被告人在社交软件上结识网友(“BBB”),且之前有交易虚拟数字币被冻卡的历史,被告人对与交易对象(“BBB”)的平台外交易,有核实交易对手方(买家)身份的一般性注意义务。

2、根据生活常识判断(不需要证据证明),和陌生网友交易,最大的障碍在于交易安全(信用),先交钱,买家不放心;先交货,卖家不放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虽然可以解决信用问题,但是本案中的交易模式中不可能同时交易,只能有一方先交付并承担风险。在买家主动提出先付款后收币情况下,加之买家和卖家并不存在其他基础关系,根据常识可以判断,交易异常的可能增加了,卖家的注意义务要应提高一个等级。

3、买家提出的购买金额较大(100万左右/天),且购买价格高于平台即时成交价4分钱作为手续费,结合上述“2”中的背景,买家的注意义务应当再提高一个等级。

二、“明知”的判定需要通过裁判说理得以实现

判定“明知”是一个法律推理和裁判说理的过程,应当坚持法理与事理相统一,遵守逻辑规律和逻辑规则,符合论证理论,体现裁判说理的充分性。审理以“明知”为主观构成要素的刑事案件,无论行为人是否以“不知”提出辩解,在裁判文书中都应对“明知”的判定过程进行说理论证。

本案中,虽然我们通过上述“一”中的分析,知悉了买家应当有较高的注意义务(明知“黑钱”的可能性非常大),但要推定其主观明知,还需要对“明知”的判定过程进行说理论证。

在上述判决中,我们并没有看到法官对“明知”的裁判说理,也没有看到庭审直播(录播)的资料,实在遗憾!

三、网上(或平台外)以高于平台(市场)价格收购虚拟数字币的交易属于高风险交易,卖家注意义务较高,应合理使用KYC手段,避免刑事风险

平台交易有实名认证、高级认证,发生纠纷时平台客服可以介入,安全性和流动性都相对较好。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选择规模比较大、信誉比较良好的平台进行交易。如果有大额资金(或频繁)在平台外交易时(熟人之间的平台外交易除外),异常的可能性高,这也是黑钱比较青睐的洗白白通道之一。

交易小白容易因经验不足或被利益诱惑,触碰红线。交易老手,也容易因侥幸心理而翻船。

这种基于社交软件发生的平台外交易,不仅坑卖家,而且有时也坑买家(“黑吃喝”,卖家收款拒绝打币)。

四、使用他人支付账户交易虚拟数字币也需防范风险

借用他人银行卡(某宝/某信)从事虚拟数字币交易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一方面,供卡人易被牵扯进刑事案件,有牢狱之灾。另一方面,供卡人私吞货款致用卡人维权艰难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在上述案例中,两位风华正茂的青年人,为了区区小利(非法获利分别为10554元和1888元),触犯刑法,背上一生的污点,实在令人惋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tnews/2347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