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数字


币圈天道区块链?今天

错误数字主流经济学一向认为,市场经济是实现效用最优化的理性、高效过程,至少其理想模式如此。主流经济学的核心观念是价格等于价值。但是,当我们把价格看作取决于货币对象及其在社会中使用的突出现象时,就会出现一些疑问。货币是给世界赋予数字的一种方式,但是当数字错误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当数字带来的激励不再合理,当数字引导我们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时,我们又该怎么办呢?货币可能被描述为一种记忆形式,但是万一货币的使用正在消除社会记忆,催生出一种文化健忘 ——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产生一个巨大的盲点,又该怎么办?哈佛大学政治哲学家迈克尔 ·J.桑德尔( Michael J.Sandel)解释说, “我们已经从拥有市场经济转变到成为市场社会。区别在于:市场经济是一种工具,一种用来组织生产活动的宝贵、有效的工具。而市场社会是一个一切事物几乎可以出售的地方 ”。那么, “在好的社会当中,货币和市场应当扮演什么角色呢 ”?25像摩尔的乌托邦那样完全摒弃货币。古希腊雅典的强大对手,斯巴达城邦采取的就是这种方式,其高度军事化的社会不需要货币,因为斯巴达认为货币是腐化的。十月革命之后的苏维埃俄国在 1920年企图消除货币,建立另一种乌托邦。如今,我们还知道有爱尔兰活动家马克 ·博伊尔( Mark Boyle)这样的人,他号称自己是 “不与金钱打交道的人 ”,因为他决意过一分钱都不花的生活。?26不过,除了少数抵制之外,货币从发明以来就一直在不断使用当中,短时间内不会消失。这样可供我们选择的选项便很有限了。一是利用货币的积极方面,同时通过管制力图限制货币的消极方面。二是重新设计货币的基本特征。三是积极建造一个可以保护我们免受货币副作用的磁力护盾。

错误数字

第一个选项不存在。虽然自金融危机以来,我们在改善金融监管框架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比如增加银行的储备金要求,强化对复杂衍生品等的监管,但是人们普遍认为,上述变化基本上是表面功夫,在解决根本问题方面作用不大,因为金融行业太大,也不稳定。?27当然,我们应当继续督促在衍生品交易监管、奖金文化等领域的变革。但是,即便是如此严重的危机也未能带来真正的转变,只是让我们看到现有货币体系是根深蒂固的,对变革是抵触的。我们在第八章和第九章探讨过第二种选择,即重新设计货币。补充货币在危机时期往往会受到追捧,而在危机过后又会被冷落(一直到下次危机来临之前)。不过,当前对新货币的热情不是一时兴起,有如下原因:以金本位为制度的现存货币结构的前提越来越难以维系,因为替代性货币凸显了现存货币体系的矛盾,威胁到了它的垄断地位。同时,区块链等技术进步意味着替代性货币可以快速传播,成为全球现象。如果机器人最终承担了大多数体力活,那么以补充货币支付的无条件基本收入可能是非常适宜的。负利率的货币在十年之前已被滥用,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包括欧洲央行在内的许多供给不足的中央银行已经成功地用债券进行了实验,负利率相当于对保障货币安全储存收取的服务费(不过当存在债务问题的时候,负利率相当于负薪救火)。当然,不能够低估金融系统的惰性,既得利益的权力以及官方货币享受的巨大优势,即庞大的税收垄断市场。货币之所以在古希腊流行起来不仅是因为铸币很轻便、美观,而且是因为必须用铸币纳税,因此形成了一个闭环,保证了对铸币的认可。注意,原则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政府会采用替代币作为官方货币。雅尼斯·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就任希腊财政部长之前,曾在2014年提出发行一种以欧元计价、基于区块链、以未来的税收为后盾的货币——人们可以购买这种替代币,两年后便可享受税收优惠。我们在第九章提过,据说中国正在探索自己的数字货币。28

—-

编译者/作者:老杜带你去看盘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tnews/1118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