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据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43年来首次跌破10‰,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问题赤裸裸的摆在我们面前。众所周知,根本的解决之道是提高人口出生率,但怎么去提高却是个技术活。仅从政策方面放开二胎三胎,让已生育人群再多生娃的思路难以奏效:养一个娃已是如此困难,再练个小号不把人累死?

因此,提高人口出生率还得着落在数量庞大的单身青年头上。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娃的理由有很多,但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遇不到那个匹配度足够高的人(真爱)。

根据一个不是很严谨的计算公式,人的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而与真爱白头偕老的概率是0.0049%。面对如此渺茫的概率,我们不由想问一句:你还相信真爱不死吗?无论如何,如今元宇宙似乎可以为相信真爱的人们提供了一个与(可能的)真爱相识的机会。

一、元宇宙具备卓越的模拟测试能力

元宇宙模拟测试指的是,基于元宇宙特有的可以模拟足够真实的环境的能力,通过将不同变量数据化的方式投放其中,并控制特定的变量进行模拟测试,以达到预测事物走向的目的。

元宇宙模拟测试与大数据算法的基本逻辑是一样的,但却有比大数据更加精准的潜力。原因在于元宇宙更加真实的模拟能力和潜在的“数字原生”能力:在其中模拟测试的场景会随机变化、动态调整,不仅能更加贴近现实甚至能诞生出我们本不存在的数据。这一功能听起来仿佛天方夜谭,但在科技进步的当下,一些科技企业正在将其变为现实。

日前,英伟达CEO黄仁勋在接受CNBC旗下财经节目《Mad Money》采访时表示,元宇宙特有的卓越的模拟测试能力正是各大公司蜂拥入局元宇宙的一大原因。因为,可靠的模拟带来可信的预测,可信的预测最终可以在现实世界的工业化生产中为企业节省巨大的生产和开发成本,显著提高利润。

二、现实中元宇宙的工业化应用

黄仁勋将这种专门应用于工业化生产,目的在于减少成本浪费并提高运营效率的元宇宙成为“Omniverse”。该元宇宙系统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遵守物理定律,其可以模拟粒子和流体、材料甚至机器。在采访中,黄仁勋还表示:“我们之前浪费了太多资源来弥补我们不能模拟的事物。英伟达想做的是在元宇宙中模拟所有的工厂,在‘Omniverse’这一平台,我们可以模拟植物,可以模拟电网,可以模拟许多。”

目前,“Omniverse”已获得了大量专业软件公司的支持,如Adobe、Autodesk等。自英伟达发布了“Omniverse”开始公测到现在,已拥有了超过5万名用户。用户大部分将“Omniverse”用于设计协作和创建“数字孪生”、模拟真实世界的建筑物和工厂等项目。例如宝马公司(BMW)已经开始使用“Omniverse”平台协调全球31座工厂的生产和研发。据说,Omniverse和NVIDIA AI可以做到模拟宝马的生产网络以及整座工厂模型中的所有元素,例如工人、机器人、虚拟工厂规划、维护和零件装配等,有望将宝马的生产规划效率提高30%。

有赖于“Omniverse”系统的卓越性能和投资者们的买账,英伟达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喜人:收入和毛利率均超过预期,本月英伟达股价上涨了29%,过去三个月内上涨了66.6%。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三、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会是什么样?

既然元宇宙可以被用于模拟工业化生产,并得出较为准确的预测结果,那我们不妨设想将其应用于婚恋模拟,为年轻人们找到各方面都足够匹配的真爱,实质性的为我国人口增长率作出贡献。

请大家设想一个场景:假设我们的生物信息和灵魂思想都能被数据化,我们就可以在数字世界复制和重现一个有灵魂、有感情、有思想的,数据化的人(也可以将其称为我们的电子灵魂)。此时将全地球60亿人的数据灵魂全部投入到一个算力充足,以婚恋匹配为目的的元宇宙世界中两两配对,并进行成千上万次的婚恋模拟测试。理论上,我们一定能在茫茫人海中为每个人找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仅用文字描述可能并不准确,我们可以参考英国神剧《黑镜》第四季第四集,让大家更准确的理解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会是什么样子。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一开始《黑镜》就为大家设定了一个以婚恋为目的的世界,在这个虚拟的元宇宙中,数据化的复制人没有先前的记忆,对自己是数据复制人一无所知,不需要工作,不需要学习,也没有任何家庭社会关系。唯一的活动就是在一个叫“coach”的AI系统指挥下与不同的人进行相亲配对。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但相亲的时间有长有短,coach会根据不同人的数据匹配程度和各种环境因素对其进行调整,短的只有几个小时,长的长达5年之久。其目的在于收集用户足够的数据,最终为其匹配到真命天子(ultimate match)。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男女主角在初次相亲后就彼此暗生情愫,但无奈系统仅分配了短短12个小时就将其分开。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两个相爱的人在分开后即使经历再多的相亲也仅是过眼云烟,即使后面的相亲对象多么优秀,只要不能跟爱的人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经历无数相亲都没能成功的男女主角再次被系统匹配到了一起。这次两人决定不看系统分配的相亲时间,誓要热恋到无情的系统将两人分开为止。随着热恋生活的日渐甜蜜,男主角对稳定生活的渴望也愈加急切,在一天晚上终于忍不住偷偷看了系统分配的时间:5年。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大喜之后是大悲,由于男主角的单方面查看,系统出现重新校准,将相亲时间降为了短短20个小时。悲痛下男女主角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终无能为力,在系统的强制力下分开,只能带着对彼此的爱意继续过着与不他人相亲的生活。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直到有一天coach突然告知两人已经为其找到了真爱,即将于明天与真爱配对成功,但双方在与真爱匹配前还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一个人进行告别。不出所料,两人选择的都是对方。在初次见面的餐厅中,两人再次相见,终于忍受不了今生都无法与彼此相见的折磨,两人决心背叛系统为其匹配的“真爱”,跳出高墙。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在男女主角爬到高墙顶端的时候,真相在此时揭露,男女主角都仅仅是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数据而已,coach在元宇宙世界中为其匹配的并非真正的真爱,甘愿为彼此背叛系统抛弃一切私奔的才是真爱!而男女主角在此次模拟前已经在元宇宙世界中经过了1000次模拟,其中有998次都甘愿为彼此背叛系统抛弃一切,真爱概率为99.8%.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现实世界中的这两个人似乎就是彼此的真爱。回到现实世界,两人都拿到了测试结果。两人面对面相视一笑,原来我的真爱就坐在我对面。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但是不知为何,也许是出于对系统模拟的不信任,现实世界中两人的表情似乎都带着那么一些迟疑和不确定。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但迟疑之后,女主角还是面带笑容, 坚定地向男主角走去。故事至此戛然而止,引人无限遐思,诚然现实世界中的两个人被给予了相识的机会,但他们真的就是那个对的人吗?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四、元宇宙婚恋系统中潜藏的法律与伦理道德问题

元宇宙婚恋预测是否可信?

虽然《黑镜》中的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已经做得足够好,选出的两人匹配度已经足够高。但看完故事冷静下来的我们却无法忽视一个关键的事实:在这个元宇宙模拟系统中,似乎彼此为爱牺牲是权重最高的评价标准。

诚然,在世俗中我们就是以此来量化评价别人爱不爱我们的:他为我花了多少钱?他为我做了什么事?他为我放弃了什么东西?但我们长期以来以此标准去寻觅爱人的尝试都不能算成功(不然也不需要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了)。并且从现实生活经验出发,一方在爱情中作出的“牺牲”虽然会在短时间内促使爱情升温,但终究敌不过岁月漫长。一旦红玫瑰变成墙上的蚊子血,当年的牺牲就是彼此欠下的债,还都还不清。因此,这样的元宇宙婚恋模拟难以选出真正的爱人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元宇宙婚恋测试是否涉嫌违反法律和伦理道德?

如果要得出最准确真实的结果,就要进行最真实客观的测试。因此,在《黑镜》故事中,用于元宇宙婚恋测试的电子数据复制人就拥有了几近与本体一致的思想、情感、理智甚至是灵魂,他们会说话会思考,会开心会难过,会哭也会笑。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还能将其简单的看作是一堆不值一提的数据吗?电子数据复制人是否是一个人?是否是一个具有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的“人”?

历史上关于什么是“人”的哲学思辨有很多,拉美特里认为,人是机器;爱尔维修认为人“只是一个感性实体”,趋乐避苦的肉体感受性是支配人的一切活动的永恒本性;康德认为,人只有不受感觉世界的支配,服从自己理性发出的“绝对命令”,才是一个自己主宰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人;而马克思认为,人是实践自觉解放自我的主体……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如果从法律的角度看这个问题,目前不能将其视为法律意义上的“人”。因为法律判断是不是人的标准在于其是否可以被赋予权利能力并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权利能力是享受一切法律权利并承担一切法律义务的前提和资格,也是社会关系参加者能够成为法律关系主体的前提。

权利能力制度的发展可以追溯至罗马法。在罗马法上,生物意义上的人称为“homo”,具有主体资格的人称为“caput”,只有当“homo”具有“caput”时,才是法律意义上的“人”(persona)。这种人在法律上的地位称为“personalita”(人格)。根据我国《民法典》总则第十三条对权利能力的规定: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同时《民法典》第十四条亦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

由此可知,我国法律所承认享有权利能力的主体应当是自然人(还包括法人和非法人组织,此处暂且不提),简单说就是在现实世界中自然出生的人。很明显电子数据复制人并不是自然人,其人格不能为现如今的法律所承认。

但这并不意味着电子数据复制人不可能成为法律的主体,取得被法律所承认的人格。究其本质,人类一切生产活动和社会制度建立的基础都源于自身的“理性”。诚如帕斯卡所言: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Man is a reed that thinks),思考、理性是我们人类与其他一切非人生物最本质的区别。具备和我们一样的理性和情感、能思考,同时还起源于我们自身的电子数据复制人们,凭什么不被法律所承认?

退一万步说,即使法律不保护电子数据复制人的权利,基于我们的基本伦理道德也不能将其用于元宇宙婚恋测试中——这相当于对我们自身人性尊严的否定。这方面与当前绝对禁止克隆人是一个道理。

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 可行性报告

写在最后

元宇宙让我们看到了事物新的可能性,基于此,我们永远会对其保持包容、接纳和积极的态度。但我们不得不重复提及探索元宇宙的风险,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跳脱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利益永远与风险守恒。元宇宙埋藏的宝藏是如此巨大,一旦不加控制的滥用,必将给人类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使用元宇宙对婚恋进行普通的模拟测试无可厚非,但《黑镜》中对元宇宙技术的应用必将导致大规模人道灾难和伦理危机,是绝不可行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tnews/10423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