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原文:Ronald Slater

编译:FOX

DeFi是加密市场上最新的炒作概念。它的出现把区块链从通过将密码锁定挖矿升级到治理代币来赚取利息,并能够交易这些衍生品。截至2020年1月1日,DeFi的总价值约为6.75亿美元。随着DeFi狂热达到顶峰,现在这一价值上升至96亿美元,在9个月内增长了1322%。

因此,本文将介绍DeFi,它的大肆宣传,以及它是如何开始的——也许能推导出,defi2.0将如何开启。

怀旧之情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这似乎都是一个奇迹。作为一个DeFi吃瓜群众来说,这波DeFi行情与2017年牛市是多么神似呀。

大多数经历过2017年牛市行情的人都知道,这种“快速致富”是显而易见的。

在电报群和暗网的角落里,各种项目的上涨和下跌的计划在策划中,像Bitconnect和许多山寨币也在蓬勃发展一样。一方面,每一天,一个有着新白皮书,承载新梦想的ICO,会变得引人注目,其价格也会飙升。

另一方面,比特币越涨越高,价格投机性也越来越强,这两者都将虚拟币市场推到了历史新高。当全世界看到比特币的成就时,人们却在讨论着加密技术再被暗网和骗子使用的话题。

之后各国政府和有关当局介入,监管开始保护投资者的资金和利益,但因为这是一种新的技术,且工作原理非常复杂,所以外部很难实现对生态系统有效的监管。

DeFi的故事非常相似,也有着相同的思路,它是推动着比特币和大部分加密生态系统实现反弹,其中包含了大量的治理Token。

DeFi及其到defi2.0的演变

尽管人们对DeFi的期望很高,但似乎遥不可及。DeFi在很大程度上面临着有代码缺陷、未经审计的智能合约和匿名开发者等多种问题。

但DeFi仍然是加密货币中最火的区域。从DeFi诞生时到现在,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

2020年5月1日,排名前5位的DeFi平台分别是Maker、Synthetix、Compound、Uniswap和Aave。除了Synthetix,所有平台都是借贷平台。加密推特(crypto Twitter)上爆发了讨论,主题是贷款平台将接管以太坊(Ethereum)预期的投资项目。

维塔利克·巴特林对此的回答很简单,但也很有信心——不,贷款平台并不会长久。

不管怎样,到了6月,Compound——一个可信的加密资产借贷平台,推出了治理Token,它让DeFi热度开始上升。

进入:DeFi的耕种时代

6月16日,Compound推出了“COMP”–一种将取代Compound协议团队的治理Token;持有该Token的人可以参与Compound治理。

Compound’s 创始人Leshner 说,

“使用复合协议的个人、应用程序和机构有能力共同管理未来,并被激励提供良好的治理。”

COMP代币的分配很简单,它为平台带来了奇迹。它在上市首日成为最值钱的代币。第一天,COMP的价格从不到90美元涨到了100美元,上市5天后就涨到了372美元。

以每股98.6美元的价格交易,其市值达到10亿美元,以完全摊薄市值计算,成为最大的DeFi代币。实际上,COMP超越了长期的,治理先驱的Token– Maker。

不用说,COMPToken已经涨飞了。

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COMP回报的收益,Compound的用户将使用USDC作为抵押品并获得USDT作为回报,然后将其转换为Curve上的USDC,从Curve借来的USDC将返回到Compound。 重复这些步骤将引起很大的兴趣。 但是,这是有风险的。

由于手动执行此操作会花费大量时间和错误,因此InstaDapp开发了一种工具,该工具可以将杠杆率自动提高到4倍。

此后不久,Balancer Labs(一种dex)推出了BAL代币,该代币可用于治理并作为对提供流动性的用户的奖励。 紧随Balancer Labs之后的是Ampleforth等。

因此,流动性采矿的时代开始了……

Balancer,Curve,1Inch等平台不仅参与了革命,而且一次发布了治理Token。 这是历史的重演,但略有不同-这与交易所推出交易所代币时非常相似。

Wifey? Wi-fi? YFI?

当收益耕作演变成一种狂热时,人们开始注意到并将金钱投入其中。 大多数DeFi平台都有收益耕作–您可以将其命名为Compound,Balancer,Curve,bZx,Aave mStable。 一些平台成功了,另一些平台则由于错误的代码或智能合约而被利用。

一些平台甚至提前流动性开采了这些代币,并获得了不错的利润。所有这一切都集中发生在了7月份,DeFi生态系统中总锁定价值到达30亿美元。

安德烈·克朗杰(andre cronje)在所有的收益耕作热潮中默默工作,他推出了一个收益聚合器( yEarn),将用户的存款重新定向到提供最佳利率的借贷市场。

在一篇博客文章中,Andre Cronje提到,

yearn 是一个有趣的 DeFi 项目,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智能银行,由于市场资金效率不足,不同资金池的利率波动很大,手动操作很复杂。yearn 简化了这个过程,在智能合约的交互下,用户只需要把资金放进去,智能合约就会查看不同放贷平台的年化收益率,之后自动调配资金,带来比任何放贷平台更高的收益。

Yearn 就是一个伞形产品框架,我建的所有产品都可以归为“Yearn”。V1 版 Yearn 只是一个借贷聚合器。

很简单,就是有很多平台,Aave、dYdX、Compound、Nuo、Fulcrum 等等。我花了很久把每家平台的利息标准化,弄清链上报价机制,以及这些数字的最终意义,因为每家平台都有细微差别,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把我的钱放在利息最高的地方。

我发现由于市场上资金效率不足,不同资金池的利率波动很大,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移动资金,而且开始寻找自动化方式。

这样,我就想出了 Yearn——很简单,把资金放进去就行,只要与智能合约交互,它就会查看不同放贷平台的年化收益率,之后就会转移资金。它会聚集资金,带来比任何放贷平台高的收益。由于现在是资金池解决方案,意味着与智能合约有很多交互,在不同利率间切换也会增加粒度,这也会降低 gas 费,就不再是二十个人各自操作支付 gas 费。

CT感受到了YFI的推出,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另一个代币,而且是因为它的推出性质。CT在同一篇文章中提到,

我在一开始就宣布,YFI 代币不是用来交易的,只是系统内集体决策的工具。我打算让其治理代币 YFI 成为“一个完全没有价值的代币”。也就是代币发行之初价格为0,后续由社区决定其代币价格。

CT认为这是一次公平启动。虽然一开始是无价的,但随后YFI每枚代币的价格高达4万美元,在价格上甚至超过了加密货币的龙头—比特币。

是的,由于Cronje公平地推出了earr和YFI,DeFi的生态系统受到了新鲜气息的冲击,但是有很多人愿意做出取代YFI的代币。

下面是一个图表显示了流行的DeFi代币及其价格表现。

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在DeFi的生态系统中,还有其他东西在酝酿[双关语]——新玩家和新代币将与YFI竞争成为DeFi的宠儿。

Enter: Chad & Food coins

YAM

此时收益耕种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就是食品代币随着YAM而出现了。这是一个协议,将Ampleforth和memes与收益耕种结合在一起,所有这些都打包在一个平台和新的硬币。

进入8月的第二周,也是Yam发布后的第二天,用户开始向一个名为Yam Finance的未经审计的平台注入资金。Yam Finance在推出24小时后拥有价值约4亿美元的流动资金。与YFI类似,Yam代币诞生时价值为零,价格一度达到近160美元,市值达到5700万美元。

突然间,Yam成了DeFi的宠儿,根据defipulse的数据,来自Balancer、Curve甚至sire的资产分别下降了16%、24%和38%。

然而,悲剧从天而降。

DeFi的弱点和瓶颈都归结于一个方面——DeFi/yield-farming protocol的智能合约的健康情况。尽管DeFi的总锁定价值到达80亿美元,但它仍然处于青春期前的阶段。

据报道,未经审计的YAM代码中存在一个错误,yam的总量失去了预定的控制,打个比方,原来印钞机设定印一亿美钞的,谁知开起来后,印了100亿都还停不下来。YAM水漫金山了,价格从喜马拉雅直跌到马里亚纳海沟了。 联合创始人Brock Elmore在世界标准时间8:00宣布该项目死亡。

在Yam短暂兴衰之后,Curve发布自己的代币CRV,但有人提前发布了 CRV 合约,并预挖了25万个 CRV。该合约设置了与官方相同的数据和相关权限。

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由于 CRV 热度飙升,Curve官方不得不接受了该合约。由于该合约不是官方发布的合约,且预挖违反了 CRV 本身的公平性。

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CRV一上线,这价格就直接冲到了天际,开盘就是50美元一个,总市值达到1500亿美元,都快超过了比特币了。然而由于漏洞CRV价格坐了一波过山车,从最高价 188元跌到了最低价的9.2元。

虽然CRV代币仍在运行,但它的推出是人们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

寿司(SUSHI)

由于YAM面临着漏洞问题,在DeFi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玩家-寿司(SUSHI)。寿司团队将自己定位为“Uniswap的SUSHI升级版”

与Yam的界面非常相似,SUSHI的登录后有去中心化交易所和挖矿的页面。

虽然SUSHI的表现非常出色,但其创始人Chef Nomi,决定以1400万美元的以太币退出该项目。面对社区的强烈反对和FTX首席执行官萨姆•班克曼•弗里德(sambankmanfried)的多条Twitter帖子,这位厨师将项目的控制权交给了SBF。然而,在Twitter上多了几个帖子之后,这位创始人决定归还资金,帮助平台发展。

到目前为止,寿司代币还不到2美元,但众所周知,当官方寿司账户或SBF的任何与寿司相关的开发线索发布公告时,资金就会涌出。

MEME Coin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MEME Coin,这是一个笑话,但代币已经获得了关注。

ConsenSys的DeFi产品负责人Jordan Lyall开玩笑说“ The Degenrator”是一个笑话,因为大量的Defi硬币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Sushi, Yam, Tendies, Kimchi, Burger等。

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在安德烈·克朗耶(Andre Cronje)在Twitter上发布有关代币的话题后,代币在不到5小时的时间从98美元上涨至248美元。

结束?

好吧,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观点– DeFi的炒作; DeFi生态系统中有很多尚未开发的炒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今的加密生态系统与2017年生态系统所具有的相似性。

为什么2020年的DeFi会这么像2017年的ICO?

尽管这帮助了很多人快速致富,但对于所有零售企业而言,将其添加到FOMO中也足够复杂。但是,这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改变。

结论是,加密货币的牛市是不可避免的,不过骗子们也在等着从韭菜那里窃取钱财。因此,建议在投入DeFi项目之前要进行深入的研究。

DeFi作为一种概念,拥有强大的力量。有的项目可以像比特币一样,快速吸引大量用户甚至是机构。但无论如何,DeFi仍处于初期阶段,并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character/2507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