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DCEP之谜④】群雄逐鹿:比特币、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项目的三国杀!


【老麦按】上一篇我们分析了中国急行军推进DCEP除了有利于外汇储备安全之外,原来还有严查偷税漏税惩治贪污腐败的奥妙。今天系列最后一篇,我们来看看我国的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以及比特币之间的三国杀!

【中国DCEP之谜④】群雄逐鹿:比特币、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项目的三国杀!

前面三篇已经把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情况说的比较通透了。首先,与其他数字货币在发行及透明度,发行监管都很不一样,主要的目的首先是确保外汇储备安全,打击偷税漏税,其次才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具体的分析大家可以文末链接看看。

现在我们来看看两个重量级对手。

【中国DCEP之谜④】群雄逐鹿:比特币、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项目的三国杀!

首先是脸书的天秤币。

它能不能成功,关键取决于能不能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天秤币第一版白皮书设想过于美好,这种直接与一篮子货币综合跨国的货币如果真的落地了,有挑战主权货币的可能性,在国家依然存在主权依然独立的情况下是难以实现的,是不可能得到国家支持的。它要是一点缝隙都不留,美国政府也怕它变成为恐怖主义洗钱的工具,这就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了。

所以天秤币才推出第二版白皮书。天秤币所谓的妥协确保了美元的份额,但也并非无条件唯美国政府是从。对扎克伯格来说现在必须加速,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已经试点落地,而天秤币从2019年6月发布第1版白皮书以后,一年都过去了,费事费力也没什么进展,反而合作伙伴走了不少。小扎知道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与其与监管层争吵不休,还不如主动合作,尽可能快的为自己多赢得一些时间,多赢得一些利益,所以,天秤币第2版白皮书明明白白的写道,我们已经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们,央行行长们,官员们,以及各种利益相关方面合作,已确定将区块链技术与公认的监管框架相结合的最佳方法,选择了一条更稳妥更靠谱的道路,这也是更切实可行的道路。

4月16号,就在证券时报报道我国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内测后,天秤币几乎同时演出作出重要战略调整,并正式向瑞士申请支付系统牌照。2.0版本对初始设计做了一些重大修改,最为重要的是锚定谁的问题,除了提供一揽子法币的币种,还将提供3亿法币的稳定币,这个转变其实是命中注定的,因为想要在美国政府过关,首先就不能挑战美元的霸权。而且,单一货币还可以减轻监管压力,所以这个转变意味着对美元对监管的一种妥协。但是小扎并没有放弃一揽子货币的计划,只不过为了过关才做出这种转变。

第2个重大转变,主要是监管方面,首先放弃向无许可公有链系统的过渡计划。啥意思?所谓公有链说白了就是谁都可以用,比如比特币、以太坊,公链储存于全球各地,很难检查或**,自然政府也难于监管,为了过关,这一条也放弃了。第三条转变,天秤币表示通过强大的合规性框架,提高其支付系统的安全性,反洗钱,打击资助恐怖主义,遵守制裁和防止非法活动等。天秤币协会表示还会建立一个金融情报职能部门,时刻监视天秤币的网络活动,如果发现问题,这个部门就会及时给政府监管者汇报。当然,这跟我们央行的数字货币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脸书是美国企业,美国是一个高度自由的国家,用户的隐私谁都不敢马虎对待,脸书在这件事上就摔过大跟头。

【中国DCEP之谜④】群雄逐鹿:比特币、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项目的三国杀!

再来说说数字美元项目。

6月24日,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一份年度经济报告聚焦“数字时代的央行与支付”的章节发布。这家被视作“全球央行的央行”的机构称,“鼓励(各国)中央银行继续适应数字支付挑战,央行数字货币(CBDC)有潜力成为货币形态演变的下一站。根据BIS工作人员的统计,2019年1月,20 场各国央行家演讲表达了偏负面的发行CBDC立场,12场央行家演讲表达了偏正面的立场。2020年1月,25 场各国央行家演讲表达了偏负面的发行CBDC立场,但有26场央行家演讲表达了偏正面的立场。到2020年5月,表达偏正面立场的演讲达到30场,表达偏负面立场的演讲25场。也就是说世界央行对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持正面的多。

美联储在过去几年中对发行CBDC态度相对谨慎。6月17日,鲍威尔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如果这(发行CBDC)对美国经济和世界储备货币(即美元)有利,那么我们必须站在那里,首先是要最好地理解它,因此我们正在努力”。其实早在今年2月初,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 Lael Brainard )在演讲中表示,美联储正在研究 CBDC 潜力。鲍威尔在2月11日的国会质询中被问及:数字美元是否能帮助美元停留于全球金融体系中心?是否担心 Libra 背后的巨大用户规模,以及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努力?“我完全同意需要应对潜在冲击, Libra 是个叫醒钟。”鲍威尔回应,美联储在这方面有一系列研究项目,但还未决定是否发行。三天后,特朗普提名的新任美联储理事 Judy Shelton 在国会就任听证会中称,美联储应该考虑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以保持美元在全球的主导地位。

所以,基于美国的金融战略需要数字美元的发行是板上钉钉的,而疫情的加速爆发也让数字美元项目的迫切性越来越凸显。疫情暴发后,美国40%的人口拿不出400美元的应急资金,美国亦没有类似欧洲的医疗、失业保险等安全网。今年3月17日,特朗普表示,将在两周内给美国人发现金提供支持。美国政府推出的逾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中,给每个成年人提供1200美元紧急支票,主要是通过电汇的方式存入人们的银行账户。而在一个月后的4月17日,《纽约时报》的一篇社论哀叹“1200美元支票迟迟不能到达许多美国人手中”。艾肯格林指出,原因包括银行在周末像往常一样关闭,一些情况下银行用这笔资金来偿付透支消费,而非转交现金。

【中国DCEP之谜④】群雄逐鹿:比特币、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项目的三国杀!

天秤币与数字美元项目本质上是穿一条裤子的!

世界格局正面临着巨大的转变,现在天秤币加速推进,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巩固美元的霸权。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只有天秤币推出单一货币锚定,不管有几种选择,美元都必然都注定会成为首选,因为美元是全球主导货币更稳定更可靠,至于其他货币,比如说欧元英镑等等,大家看看现在欧洲经济都已经深陷泥潭不成样子了。

其实,早在2019年9月也就是天秤币第一版白皮书公布后仅三个月,脸书就公布了天秤币货币篮子的构成,美元将占50%,其余由欧元、日元、英镑、新加坡元构成,50%意味着什么呢?就不仅不会动摇美元霸主地位,反而会因为大量购入天秤币增强美元地位,也就是说,哪怕锚定一揽子货币,结果还是相同的,就是巩固美元的霸主地位,凭借脸书庞大的用户群体,只要推出,就有可能重新打造未来全球的支付结算体系,尤其对一些电子支付等金融科技不太发达的国家,将是灾难性打击,一旦脸书的体系搭建起来,这些国家很大一部分经济活动就有可能转移到天秤币的金融网络中,因为相比那些比较落后的国家和主权货币,脸书和美元明显更有公信力。甚至好像法国德国英国等其他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的经济体和金融体系,也将面临一定的冲击。所以中国法定数字货币根本在可见的将来是动摇不了的。那么,这两者的对手就只剩下一个啦!

【中国DCEP之谜④】群雄逐鹿:比特币、DCEP与天秤币、数字美元项目的三国杀!

没错,那就是比特币!

比特币的特点和优势我们已经说过多次:它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其总量恒定,这意味着没有任何人和机构能够通过货币超发来制造通货膨胀,从而用技术手段彻底解除佛里德曼的最大担忧。同时,因为是点对点的分散交易,它的系统不会遭遇全面破坏,不存在中央结算系统故障而引发全面交易系统瘫痪的风险。除此之外,比特币还具有以下诸多优点:1,无国界全球流通,绕开了外汇管制;2,没有铸币税,交易简便而成本极低;3,易于保存(由“私钥”密码保管的“电子钱包”,可以在线保管,也可以离线储存),不存在**问题;4,匿名交易,最大限度保护隐私等等。

比特币的上述优点甚至得到了欧洲央行的默认,在2012年10月发布的一份针对虚拟货币的调查报告中,它解释说:“比特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至少是在理论上——不存在一个中央组织者可以破坏这个系统,然后卷款而逃”。欧洲的反应是可以预计的,毕竟比特币一旦成功,威胁的是美元的统治地位。要知道,之前欧洲为了绕开美国制裁曾经和伊朗单独搞了一个支付系统,但是胁于美帝的淫威,仅仅搞了一两单就不敢再搞了,欧洲也是“天下苦秦久矣”的状态。

目前通行于全球各国的所谓“法币”是人类发明了中央银行制度后才诞生的,它的最大特点是垄断性和强制性,也就是说,官方认可并保障的市场交易中只能和必须使用它。但是,正如一位比特币的忠实拥趸极具洞见的见解:说比特币是虚拟货币,难道那些记录在我们的*****内的数字就是“实体货币”,仅仅因为它是政府发行的?

与主要由私人机构发行的商品货币相比,法币也有其难以克服的内在缺陷——基于基本人性,我们不能保证任何一个政府在任何时候都是负责任的,更不能确信其在任何情况下都有能力为自己作出过的承诺负责。近现代历史上一再发生的恶性通货膨胀已经不容辩驳地证明,国家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法币币值的稳定问题。而本质上由此而起的金融危机和财政危机(看看委内瑞拉、伊朗以及希腊的情形吧),我们难道见得还少吗?

法币的信用是建立在国家主权担保基础上的,是国家的强制。这意味着民众对于它的信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自发和自主的信得过,而是排除了其他选择的被迫。相反,像包括比特币这样私人货币由于没有国家担保,自然也就不具有强制性和排他性,对于它的信心纯粹建立在市场的自由选择上。此外,因为与国家主权高度勾连,法币在跨国支付过程中必然伴随着繁冗复杂的手续和由此带来的高昂成本,形成了庞大的金融食利阶层。

所有这些,都反衬出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私人虚拟货币的优势。因此,既然法定货币和中央银行体系是人类历史进入20世纪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的产物,那么,当人类进入21世纪的互联网时代,为什么不可以有更加与之相适应的新的货币体系呢?!

全系列,完!

--------------------------------

—-

编译者/作者:Mak老麦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baike/1622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