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成为基础设施——深入探讨中国的DLT战略


区块链成为基础设施——深入探讨中国的DLT战略

中国有句老口号:"想致富,先修路",亚洲国家利用基础设施来拉动经济,而中国可能是最积极的一个--根据Statista的数据,2010-2015年,中国年均基础设施支出占GDP的8.3%,是所有国家中最高的之一。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建设了最多的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现在它决定将基础设施建设延伸到数字维度。在中国的 "新基础设施 "规划(2020年4月)中,将区块链、5G、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列为新的信息基础设施。

中国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研究和探索,历史比人们通常想象的要长。它始于2014年,当时中国央行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研究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直到2019年10月,习主席宣布 "区块链是核心技术的突破口",让这一国家战略进入人们的视野。随后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试验和BSN(基于区块链的服务网络)的推出,是今年该战略得到加速推进的标志。

中国的区块链愿景

在区块链之前,网络中的每个参与者只能使用自己的数据库,随着网络参与者数量的增加,数据需求的验证成倍增长,导致成本高、效率低。

如果所有参与者共同维护一个数据库,则可以大大降低参与者之间的交互频率和成本。区块链技术是一个防篡改的公共数据库,从第一天开始就记录了所有的操作和数据。你可以相信交易的历史,基本上是账本的状态,而不必相信任何特定的行为者来验证这些信息。

所以,你不必让审计人员进来,从所有这些不同的点上提取数据并进行核对,而是可以直接审计区块链本身。或者有可能,监管机构可以进来,把区块链本身作为规范的信息来源。

利用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创造出以前不可能存在的应用。中本聪用区块链记录了一个现金账本,于是比特币诞生了,这显示了该技术的巨大潜力。

然而,中国对使用该技术有自己的愿景。"希望利用区块链提高数据共享、优化业务流程、降低运营成本、建立更好的信用体系,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银行风险控制和法律监管等方面的共性问题。"正如***在公告中所说。

简而言之:中国在这里不是在追赶,而是在积极务实地探索部署整个经济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它希望拥抱区块链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同时便于监管。

让我们来看看这种愿景下的两大举措。

DCEP:主权数字货币

中国国家货币的数字格式,即DCEP,就是一个例子,它显示了中国如何在慎重考虑后使用区块链。

"引入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货币主权,出于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可能产生影响的担忧",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DCEP还将提高支付系统的效率,提升人民币支付的便利性"。

在阅读了现有的所有资料后,引起我注意的是,DCEP的强大能力:

使用DCEP不需要开立银行账户(目前的电子支付需要关联银行账户),比如你只需要开一个DCEP钱包就可以了。

允许小额匿名支付,这是目前电子支付系统不支持的。对于大额交易,出于反洗钱、反逃税、反贪污、反恐怖融资等原因,DCEP钱包必须通过KYC。

钱包设置好后就可以做线下点对点交易,就像现金一样。

与智能合约整合,实现定向发行和使用监控。在苏州的一次试使用中,DCEP被用于支付政府员工的公交补贴。

穆长春还表示,经过多年对区块链技术规范的研究,政策制定者得出的结论是,区块链技术在现阶段,还存在安全问题,无法处理高并发的支付,因此没有将区块链用于数字货币的发行。

区块链本身是许多现有成熟技术的结合,如非对称加密技术、共识算法、时间戳等。从其最新披露的专利可以看出,DCEP集成了非对称加密技术、未使用的交易输出(UTXO)和智能合约。区块链成为基础设施——深入探讨中国的DLT战略

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发行和分配的双层体系--央行将DCEP发行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然后这些机构再将数字货币进一步分配给公众。虽然DCEP的发行是中心化的,但流通可以基于传统的金融账户体系或区块链。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博士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DCEP交易--那些不基于金融账户的交易可以绕过SWIFT系统,更方便跨境支付。

"境外实体只需开通DCEP钱包,即可进行跨境交易。开设DCEP钱包的要求比开设人民币存款账户的要求低得多。任何两个DCEP钱包之间都可以发起点对点交易。" 他举例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人民银行此前宣布DCEP试点场景包括冬奥会场馆。

如果DCEP交易发生在公共区块链上呢?我猜测这可能会帮助人民币国际化。

基于区块链的应用

为了探索基于区块链的应用可能性,中国邀请了全球申请区块链专利最多的银行、电信和互联网公司。

在交易结算、贸易融资、产权转让等对信息共享可信度要求较高、对并发性要求较低的领域,区块链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大部分区块链应用都建立在权限/联盟区块链上。

例如,中国银行从2016年开始探索区块链在各个环节的应用。目前已投入使用的一些大型项目如下。

大湾区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由央行发起,2018年启动)。

截至2019年12月17日,共有38家银行加入平台,业务量超过870亿元人民币。

国家外汇管理局跨境贸易区块链服务平台(国家监管部门打造的首个区块链应用,2019年上线)。

截至2020年1月10日,平台累计完成应收账款融资放款139亿元,有170家银行加入平台,服务2276家企业(70%为中小微企业)

区块链电子发票(由深圳市税务局和腾讯公司发起,2018年推出)。

截至2020年4月,已有1.5万家企业开出超过1800万张区块链电子发票。

公共区块链的必要性

从上面的用例看来,企业区块链在性能和隐私方面可以满足应用场景的要求,在降低成本的前提下提高效率。

但是,任何一个新的参与者首先要相信授权区块链中多个参与者的集体行为,才愿意加入和合作,反之亦然。

如果想要拓宽应用场景的边界,让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就需要使用开放的无权限区块链,公众可以自由访问,更重要的是,它能让所有人产生共识,而不需要获得进入和退出的权限。

虽然目前在中国的应用案例都是在企业区块链上,但我相信最终会汇聚到公共、开放区块链的力量上,因为后者才是更强的技术形式。

与企业区块链相比,无权限区块链更像是一个无板块的基础设施,类似于互联网的TCP/IP标准。它能发挥作用的边界取决于网络效应--网络越大,资产在网络中流通的价值就可能越大。

如果要达成更大的全球共识,只能通过公共和开放的区块链网络来实现。

看来,中国的决策者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一点也体现在BSN的技术设计中。

BSN:构建区块链应用的国家 "IDE"

由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银联牵头,BSN旨在通过降低部署区块链应用的技术难度和成本,倡导行业使用区块链。

根据其介绍性白皮书,BSN打算支持多个企业级区块链(Hyperledger Fabric、FISCO BCOS、百度XuperChain和CITA)以及Ethereum和EOS等公共区块链框架。在其技术白皮书中,它的目标是支持尽可能多的区块链框架。

BSN本身并不是一个区块链协议,它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更像是我们所说的一个大型 "IDE",为开发者提供一个低成本的开发、部署、维护、互操作、监控应用的环境,它集成了多种云资源、底层区块链框架、运行环境、密钥管理、开发者SDK和网关API。

"我们希望找到并提供一个低成本的部署方案,让大量的中小企业,甚至包括学生在内的个人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创新和创业,从而促进区块链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普及。" BSN的首席架构师马晓军在最近的采访中如是说。

BSN为开发者做了繁重的工作,让他们可以即插即用,在区块链上部署应用,每年的成本低至150-300。无论底层是否异构,BSN上的所有应用链都可以相互交互,从而形成类似互联网上的通信情况。

与任何技术一样,经济性可以有意义地加速采用曲线。BSN有可能释放区块链技术的潜力。

在试点阶段,BSN将在全国及海外推出110多个城市节点,据悉,从测试版到目前的商用,BSN内部已经部署了数百个区块链应用,包括公共数据安全共享服务、智能消毒监管平台、电子合同管理、政务存证以及商品溯源等。

马云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应用于跨境支付、信用证、支付清算等金融领域,也可以应用于选举投票、福利彩票、公益事业,并表示慈善事业领域可能会率先成熟,并大量使用区块链。

将各种企业和公共区块链框架纳入BSN是一个强有力的战略定位,BSN将作为一个抽象层,连接权限区块链与开放区块链和无权限区块链,其中,权限区块链只是使用一种技术的两种形式,它们将共同为数字经济编织一个高效可靠的网络。

~~~~~~~~~~~~~~~~~~~~~~~~~~~~~

区块链成为基础设施——深入探讨中国的DLT战略

作者:Jane Wu

翻译:区块链Robin

BTC:1Robin84SWtzSxnU1v8CE9rzQtcfUsGeN

微信:chanhai13;公众号:链学园

译文有编辑及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译者删除
中文版权所有,转载需完整注明以上内容

—-

编译者/作者:区块链研究员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baike/1513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