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我曾经有三个好朋友,但现在只有一个了。

1、

第一个是“明”,我们上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每天结伴学习、玩乐。多年过去,我仍然记得冬日的清晨,我们嘴里呵着热气,脚跑过冰冻枯草,伴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奔往学校的情景。但我更记得的是,在我们20岁出头时,那一次睽违数年后的会面。

当时,我们都刚刚步入社会不久,懵懂无知且贫穷无比,生活和生存的压力开始扑面而来。

当时,他在北京,我在老家。我问他在北京做什么?他说在一个工厂做事。具体我忘记了,大概是只需或者比较需要体力的那种,他说很累,但是收入还不错——我当时月入数百,他数千。

我听了以后,觉得很惊讶,因为他学习成绩比较好,很多时候他喜欢和我在学习上竞争,我印象中,他也可称学霸,而且比我刻苦得多——就像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成为一个靠从事体力有关工作的人,所以我也没有想过他会。

当时,我问他说,那以后呢?我关心的不是现在他赚多少,我想知道将来他能赚多少?能不能发大财呀?

他说,将来?我每天上完班就只想往床上一躺,根本没有力气去想别的了。

我说,你这样不行吧?我觉得还是要加强学习、提升本领,换更好的工作,赚更轻松更多的钱(鸡汤少年就是我了)。

过去他一直挺愿意听我的,但当我这次说:“既然这样,那先换个轻松一点,时间更多的工作啊”。但这次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当时我没有懂。

后来我明白了。

几年后,他通过辛苦工作,赚了“不少钱”,在老家盖起来漂亮的大房子,很快结婚了,有了几个小孩——成了我老爸眼中我的榜样。

反观我,一边拿着微薄的收入,一边充满激情地坚持自学,我很理解那句话“只要懂了自学,你就不再需要大学”,我当时主要学法律和英语,我觉得我做律师一定很厉害,也一定能赚到很多钱(看电视得来的想象)。我没有想过我失败了会怎么样,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前进。

就像安迪在20年时间里,不停地在墙上打洞,他也不能去想,失败了怎么办,充满选择的人生,有的人别无选择。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我那个时候因为只想着将来,=没有关注过一切生活中应该关心的事,除了当我有一天因为“见色起意”,碰见一个美女这件事,不过很快他父亲面对穷小子的一声冷哼把我赶回来学习和进步的正轨上。

“明”也在一次交流中,委婉地站在好朋友的角度规劝我:应该脚踏实地,少一些空想,他说,这世界哪有这么容易赚的钱?做律师的我看也没几个赚大钱的,再说想去大城市做律师也很难,而且你年纪大了,到时女朋友可不好找。

当时,他站在一个小学操场上的双杠旁和我说这番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既感谢他对我的善意,也猛然明白,我们已经变成了最陌生的朋友。

数年过去,我手机里已经没有了他的电话,或许是因为,现在联系,大家都不再有共同语言,因为生活已经完全不在同一轨道上了。

2、

第二个朋友叫“满”。从十多岁时起,我们就经常混在一起,当时我买了个电脑学习(其实打游戏),他没买,于是他天天和我蹭电脑玩游戏,我们玩各种游戏,一起度过愉快的少年时光。

但如前所说,随着长大,我个人对于职业规划、未来前景等考虑很多,也不停地在为此付出努力,他天天和我呆一起,也受到影响。

但和我不同的是,他总是随缘、随便地做做,而我的人生信条之一是:认准了的事,只要有1%的成功机会,我就愿意付出100%的努力。

这可能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一句话。在10年的时光里,我的生活一步步缓慢坚定地发生着积极的变化,直到不知不觉中,形成巨变。工作地点、工作性质、工作收入都不断发生大的变化。

对比我的好朋友,他还停留在10年前,预计下一个10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而我,我希望10年后,我能财富自由,我也坚信这一点——当然,20年我也能勉强接受。

我们联系不多,但我始终把他当成死党。他的号码我烂熟于心,但近一两年来我们联系的时候屈指可数,最近一次是他找我借钱,我理由都懒得问借了再说。

但是,其实自几年前的一次通话时,就已经让我们变得疏远。当时我已经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跃升”,我也很急切地建议他也和我一样,尝试努力和改变。他却将他女朋友的话转述给我,她女朋友说:“大宇叫你学这学那,还不知道是害你还是帮你呢,就现在这样踏踏实实不好吗?”

我当时很震惊,虽然我知道他当然不会这样想,他也是用开玩笑的口气和我说的,他肯定明白我是一片热诚毫无保留地分享,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啊。但我也知道,从此,他要信任的不是我这个好朋友,而是他的女朋友——说实话,我不喜欢他的女朋友,而且一个字也不想多说的那种。

因为第一次见面,他的女朋友对我就并不热情,就像看见一个普通朋友一样。我本来以为,我是“满”的死党,那自然也应该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待遇——但并没有,于是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我没有再去细想了。

最近这些天,我在反思我在币乎的一些感受时,会想到这个例子:并不是自己满腔热诚,别人就会理解——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本身就是极难的事。

3、

第三个朋友“福”。

十年前,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但保持着同学的友谊,会有电话联系,有时候还会写信。

转折点在一次聚会,他了解到我在做的事情和我的理想,觉得很不错——他当时在做一个毫无技术含量也没有前途的工作。

由于我们关系比较好,于是我向他详细描绘了一下我设想中的未来,比如做顶尖的律师,办超大的案子,赚大把的钞票之类。

他听得两眼放光,说干就干,他也学我利用业务时间开始学习法律、准备司考——当时他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当时正是股市很火的时候,一个门卫都能拿到比我更高的收入。

老实讲,他做律师的条件会比我差不少,比如他语言表达和文字表达的功力都比我弱不少,如果我自己评价,我有10000点功力,他应该只有800点(当然,他肯定不会同意^^,毕竟大宇是一个自大狂)。

但是,他有一个比我强的地方,他的韧劲十足,执行力极强。在这十年里,他的目标再没有变过,而我,说来搞笑,我在十年里疯狂冲刺、不断改变,法律已经成为业余爱好,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全国知名律师”,我总是在前进过程中发现新的目标,然后立即又投入100%精力去做。

在这当中,有一个小插曲,他有了女朋友,这个女朋友从和我见面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很自然地感到亲近——我认为这是我好兄弟的女朋友,就自然是我的好朋友,他也这样认为,她也这样认为,所以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之前我说大有向我推荐币,他敢推荐,我就敢买,其实一个道理,因为他明白我的为人,才会向我做荐币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现在的“福”,成了一名律师,加入了一个比较好的律所,他挺满意,工作很有激情——当然,他对于改变的兴趣不是太大,比如说我前段时间推荐他做视频号,他和我说了一堆困难,比如说“难以做出头”,比如“出风头不一定好”等等。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当然,大家知道,他考虑的这些难点,从来不是我考虑的——因为我只要1%的成功可能性,就能激发我100%的斗志。

4、

三个故事很长,内容100%真实,我为什么要讲这三个故事呢?其实起源于我在币乎的感受。

今年以来,我个人放弃现货、转玩合约,这种转变与我多年来的风格一脉相承——总是先于很多人发现方向和真相,但总是与大多数人传统观念不符,即使是我最好的朋友对于我的观念转变,也要么觉得我不够踏实,要么觉得我是在瞎折腾,三个好朋友中,只有一个懂我,并一直走到今天。

所以,无论怎么说,有反对和不理解实在是正常不过了——当然,在币乎这个江湖,人心的恶会更大地彰显,还有刻意的抹黑、攻击、中伤。

在币乎由于我个人的激进,导致谈合约已经是一种政治正确——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即使强如大宇,也遭到了许多人的多角度、多维度攻击,所以迎合这种潮流,强调合约有毒能迎合大多数人,即使不这么认为,强调“合约只是工具”也不如强调“合约有风险,入行须谨慎”更靠谱。

没有人去关心我怎么想,怎么做的,大多数也都没有思考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对于未来五年,十年,如果你想要赚更多钱,你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我过去只强调我个人的解决方案是合约,但是这些天,我一边在静心学习,一边也在思考自己的错误:是不是我认为对的事,对他人也是对的?在回忆上面三个案例时,我也得到了答案,很明显:不是。

这世界最难扭转的是人的思想,在表达自己的时候,谨慎地使用词语,谨慎地提出建议,是一门学问,我多年以来,总是犯同一个错误:认为自己是对的,认为自己出发点是好的,于是热切地向我的朋友提出建议,结果却让他们感到压力和尴尬,甚至让他们的女朋友会觉得我是一个“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人。

其实想一下,人作出任何一项决定,都是基于学识、常识、知识经验、眼界、性格等复杂的内容上的综合判断,只要有一项不符,那我的决定对他人就是没有帮助。

5、

昨天晚上,我的一个朋友(了解我现在在做的很多事)问我,你现在工作和生活中,哪件事情最重要?

我仔细想了一下,结果其实我自己都有一点意外,竟然是:"学懂交易,赚到大钱!"。这个观念十分惊世骇俗,让人难以相信,不过你不必相信,可以认为我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在说谎,看着一笑而过就好。

文末我会放一个小视频《我是谁》,里面那位职业交易员的观点能一定程度上反映我内心。他的其他视频也是我所说的无价之宝之一,建议想学交易的都看看,我经常在群里分享这些我学习过的经典内容。

说起来,我们进币圈都是为了赚钱,但是回顾我自己,2013年进圈,一开始手上根本没有什么钱,买了10个左右的比特币,中间赚了一两万,突然又大跌亏了一万多,吓得赶紧割肉——因为我当时太穷了,这10个比特币是我舅舅借给我用来装修房子的,你可能会嘲笑我说,要是拿到现在会如何之类,实际上,我根本不可能拿到现在,因为我太穷了——而我知道一点,现在看我文章的朋友很多也和我当年一样,仍然很穷,所以我知道屯币对于大多数人的第一个难点在哪。

2017年大牛市,我终于赶上了,从买比特币到以太币,到参与1CO,到买山寨币,赚到了币圈第一个100万。

当然,当时赚到第一个100万,有一个原因是当时我已经在圈外赚到了更多可动用的资金,作为一个穷光蛋,赚到的圈外资金,主要是通过加杠杆买房子和投资来的——你看,都说不能加杠杆,这话绝对正确,但我就是加了,而且成功通过几套房子和其他贷款赚到了第一笔,但是再强调,加杠杆、用信用卡会破产、会跳楼,除非你像我一样愿意仔细 研究一下O神的杠杆篇,同时不要照本宣科,本段是**,一个字都不要信。

其实我在币圈赚到的不止100万,可能200万左右吧,但是后来竟然是因为屯主流被割了,因为18年的大熊市,资产缩水很严重。而且那个时候我对于怎么在币圈玩,其实很肤浅,其实我早期文章可以看到我很多观点很肤浅,比如认为:主流币,就要做价值投资,跌了就买,涨了就卖——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我自己现在评判,那其实正是庄家最喜欢的韭菜款式,跌到什么时候买?涨到多少卖呢?我以为我能把握,实际上我都不懂交易,我拿什么把握 ?

今年以来,我慢慢发现,价值投资铁定被割的原理——因为庄家手握大量筹码,割得最多的就是信仰充足的韭菜,比如邓麒麟这样的(注意,我和麒麟是互相欣赏的朋友,所以我现在说的直言,他能理解绝无攻击性,因为我过去和他是一样的),其实没有邓麒麟和当年的我这样的“信仰者”,币价怎么上去呢?上不去的。

比特币除了炒,现在并没有太大强力的、必要的应用场景,以太坊也一样。比如以太坊,按道理DEFI强,它也强,可你看看COMP涨这么多,以太呢?价值投资是一个谎言——索罗斯说的。

很多人看到咕噜早期投资以太坊赚翻了,但我却看到以太坊2017年底最高1491美元,2018年跌到80美元,现在是200多美元,我知道我屯以太被割 的概率大过爆赚的概率。

如果钱很多,配置一点或许可以。我钱不多,所以我现在已经清仓了所有现货。

其实想一下,屯主流币、炒山寨币、玩合约,其结果都是一样的,总是只有极少数人赚钱。如果屯币人人都赚钱,这钱是谁的呢?

比特币什么人真正在赚钱?我展示一个图: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注意图上的标识,问大家一个问题,为什么几次大的买入成交量之后,币价却一直在下跌呢?过去我完全不知道,我只知道跌了就*(一直*到**光掉,干坐着被割哭),但现在我知道了,这就是明显的“派发”——庄家在出货,比如上午10点,又是一根大阳线,我马上在9390做个空,因为只要有人在派发,就意味着目前的盘面很危险。(风险提示:不构成投资建议,只听我建议会亏钱)。

6、

从文章一开始的案例,大家想想,为什么这个世界大家都是同样的五官和身体,为什么最后有人身价过亿、花天酒地,为什么有人原地踏步,为一碗牛肉面加不加牛肉纠结?其实最大最早的区别就在于思想的不同——你以为我在说你要听我的,当然不是,我只是一个不知未来在哪里的赶路人,我只是告诉你,去思考更长远的将来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我认识到到一点,这世界有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能赚钱的事,一定不是人人都容易做到的事”。所以,我从来不关注事情是不是容易,我只关注事情是不是值得去做,于是方向就清晰了。

你喜欢现货的安稳,这有问题吗?没有,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打算用何种研究、何种学习去研究现货?并确保自己赚到大钱呢?无论你用哪种方式,无脑屯币我觉得是最不安全的一种——看起来屯币有难度,所以有可能也是“能赚钱的事”?我不认为。

如果专注于现货,每天关注币圈的热点焦点,跟着庄家和消息走,也是能赚钱的,而且研究越深,越赚钱。价值投资和短期投机相结合,币乎几个作者@白特幂 @王大有 @果洛的孩子 @tesla都很值得学习。

但是我不喜欢干这个,虽然能赚钱,但长期来看意义不大,因为一方面赚这个钱也需要大量时间,但是这些时间不会形成滚雪球效应——能力没有提升,命运操之人手。

但反过来,我学习交易,则是一件长远的事,很多人把学习合约、学习交易等同于赌博,实际,我的群里面很多人用100美金玩了几个月,有的人还特别认真,做了一个表格,记录每次开仓。这位群友说,如果他是对的100美金也能赚很多。我对于每一个进群的人都有同一段话: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很多人急着用我眼前的失败,来否定此路不通。实际上,还是因为太着急了,不要急着一年内就成功,但不要放弃十年内一定要成功的信念。《肖申克的救赎》永远名列各类榜单第一句,展现的就是坚定信念和长期坚持的力量,你感动了,然后呢?

7、

玩合约或者说学合约,对于币乎的绝大多数人来说,我推荐币安。但信得过我的人,我推荐冰棒。而且进我群的,我说过,只要是学技术,不是广告党,从来没有限制大家用三大所,更没有引导大家只用冰棒。

我信任冰棒,是因为我信任的是去中心化,冰棒行情综合了三大所现货,我不用担心网站作恶——所以很多人劝别人不玩合约的原因就是交易所行情操控,实际上,没有冰棒,我根本不会开始玩合约,因为我不喜欢命运操之人手。

我推冰棒既可以拿佣金,还可以正本清源,有一些赌气式的责任感,现在很多垃圾平台太过份了,代理满天飞,而且所有代理都装成常胜将军疯狂带单吃客损。

冰棒为了避免这个,不但现在新用户没有了跟单功能,而且在别的所拼命提高杠杆数,冰棒却出台用户保护计划,注册先经过一系列测评才能开始交易,测评不合格的,最高倍数1X起。严格控制代理,所有代理都要经过审核和培训,严禁炸群、私加好友、不建议晒单等。

很多垃圾平台太过份,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很突出,比如我让大家注册一下就能加群,现在他们也注册一下,然后进去就开始晒大单,让大家私聊,包赚钱,然后让你充钱,而且要充大钱才带你赚大钱,关键还是一堆堆的托一起进群,连环夺命勾引: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最后我把这个人踢了,他竟然理直气壮地加我开喷“什么平台不吃客损”?真是让人气愤。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其实这种引诱他们人充值,然后你注册在他名下,你赚钱他赚佣金,你亏钱他赚本金——这是犯罪,涉及的是毫无疑问的诈骗罪。作为代理,也是帮助犯罪。所以,在给不吃客损,不作恶的平台做代理,可以退出、清退、离场,而犯罪的后果呢?但是问题是,现在从上面这个人的嚣张,就知道已经有多乱了。

他们这种做法,新人很多上当,比如我这位群友,被割了3000U,现在清醒了: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8、

前面说了人性的恶,比如这个: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开局一张图,故事全靠编”。贷款玩合约,是因为大宇的关系,然后债主上门,为什么这个无名ID我说是编?

因为这个人对他朋友的心理动机和近况细节都太清楚了,情节也很戏剧化,而针对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大宇。

所以尽管我努力告诉大家即使100块也不要亏光,即使我不断展示我的亏损盘,即使我作再多风险提示,什么帽子都扣过来了——也让我对以后的写作网络会有比较大的调整。

在网络上攻击一个人就是这么容易。江卓尔写的经典回答《比特币是什么》,是无数人币圈入门教程,是不是我也可以编一个故事:我有一个朋友,看了江卓尔的文章,贷款玩比特币,结果亏了好几万,现在债主上门了,江总看了什么感受?

有没有想过,当你在批评我合约有风险的时候,你信不信所有主流圈,股票圈对于我们所有玩主流币,玩现货都觉得是风险很大,是骗局?

再看这张:

我曾有三个死党,现在只剩一个;我曾经月入三百,但我一直为身价过亿而努力

张口就来,可能她臆想的我是一个收钱托管、借钱的骗子?格局太LOW,心眼太坏,我生活中最好的朋友或亲人我都绝不搞代投和托管这种事,不与人产生经济纠葛,因为后患无穷。

我和这个人交集应该是很早的时候,他在我文章后面喷POS机,我建议他去看看水库论坛的杠杆篇,别不带脑子乱喷。大概就是我的话刺激到了她某根神经,类似王朗吐血后,从此与唐国强成了仇人?

这个江湖,有的人永远不会就事论事。

8、

文章实在太长了,抱歉抱歉,简单结尾。

——关于收费群,看了上面的骗子横行,大家就知道为什么我想办收费群,但是目前来看可能没有精力弄,因为学习本身就要大量时间,还是免费群没有压力比较好。

将来如果我有精力来办,我打算将入群费全部送出,比如收到100万入群费,一半直接以KEY红包形式发放,为什么用KEY红包呢,还是那句话,我对币乎有感情,尽管有一些专注喷我,但很多朋友的支持,包括我未更文的时间,仍然有币友加我,说明保持独立思考的人还是很多的。而且关键是,在这里收获了很多的友谊,很多作者都在网络上成为了朋友,尤其是大有,素昧平生,仅是文字相交,就感觉颇为亲近,还有一些网友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在评论区追着别人为我说话,所以回馈币乎是应该当,我希望我虽然卖了5000万KEY,或许有机会买回几千万回来发红包(此处为吹牛,因为我暂时没有精力办收费群),另一半用来捐赠,具体用途会广泛征集建议,比如和群友线下去做一些帮助老人啥的活动。

也就是说,我一分钱不要,办一个收费群,而且也不限于你用注册冰棒,让我赚返佣,就是大家一起学习交流,注意绝不仅限于合约,而是群里每个人都可以展示自己的优点和能力,大家互相帮助、互相进步。

——关于行情分析。我之前既有实盘,也有感悟,我认为我的成功和失败经验,我的成长过程对一些人很有价值,但是最近反思中,其实有两个不好:

一是会误导新人,比如我写我赚了多少钱,或许会有人觉得赚钱好容易。尽管我亏损的也全列了表格,但是毕竟没有大张旗鼓写,所以关掉实盘,关掉复盘是有必要的。

我虽然是为了用实盘证明自己行或者不行,这条路行不行得通,现在来看,没有必要,人家信不信有什么关系?赚钱亏钱都是自己的事,和相信我的群友交流就好了。

二是会被庄家盯上。你可能觉得我影响力还没这么大,或许吧,但我确实慢慢领会到一点,所有的技术指标也好,交易风格也好,是不应该公之于众的,我过去把运用的思考和体会全写出来,就容易不灵了。

实际上,半木夏为什么亏损,我个人认为也不排除这方面原因,他连续十多周盈利,然后许多人跟着开单,参考点位,庄家控盘时肯定要纳入考虑中的,别以为币圈有很多人,真的不多。半木夏订阅数好像一度非常高。

所以,以后我尽量避免讲太细的,只讲大事和大势——其实很重要,比如:如果是牛市,你开低倍多,大概率是赚钱的,如果是熊市,开低倍空,大概率是赚钱的;那么,现在是牛市还是熊市?把握大势才赚大钱,明天我们聊这个问题。

最后,再次点题:玩主流、玩山寨、玩合约;去学习、去搬砖、去投机,没有对错,找到适合自己的,而且眼光不要盯着当下,多想想将来,不要急着在一年里成功,也不要放弃在十年后辉煌。

?

微信:ttkdn222,欢迎和我做朋友。

—-

编译者/作者:大宇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baike/1475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