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科创委包宇:区块链可以解决金融问题但不必迎合资本市场


区块链网络现场报道,2020年6月21日,由区块链网络主办的共为2020·区块链创新应用论坛在深圳拉开帷幕。大会围绕“区块链应用创新”,从洞察、破局、创新、抢滩四个纬度的10个热点话题展开深入探讨,共话区块链行业下一个十年的发展与突破。

在主题分享环节,True Digital Foundation(瑞士)创始人、深圳市科创委“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国际研究课题负责人包宇发表主题为《发展区块链和数字资产的主要挑战》的演讲。

深圳科创委包宇:区块链可以解决金融问题但不必迎合资本市场

包宇表示,目前区块链发展的最大挑战就是和现在的金融关系没有说清楚。其实,现在的金融业不是很喜欢区块链,银行也不喜欢,他们要解决他们的人员就业的问题。我觉得从事区块链行业的人不要把自己定位成金融。因为现在全世界的金融出了问题,本身就摇摇欲坠了,把自己说成金融可能会误导一些老百姓,最后导致一地鸡毛没有好处。区块链本身可以解决金融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没有必要把自己打扮成资本市场喜欢的金融交易的东西

以下为演讲详情:

包宇:很高兴区块链网络邀请我做这个分享,去年我们和区块链网络一起有一个线上的讨论,是关于数字货币的,那个时候中央出了一个文件说深圳可以做数字经济的探索,去年年底我们和区块链网络的朋友在高交会也做了一个数字经济的论坛,其实大家现在都感觉到有一点瓶颈,我觉得因为好几年大家反复的线上到线下的讨论,现在很多的地方政府官员已经搞懂了区块链怎么回事。以前最担心的是政府领导不知道区块链怎么回事,造成了很多的困扰,现在这个问题已经部分解释了。后来发现他们搞懂了之后发展的问题还是没有问题,包括去年底我们习近平总书记都花了几个小时专门学习区块链,它的挑战在什么地方?答案可能是动态的,但是目前为止,我们先说结论,我觉得最大的挑战就是区块链和我们现在的金融是什么关系,这个事情没有说清楚。

这个里面是多项的,就是银行有一点区块链没有问题,这个很多银行掏得起这个钱,每一个银行做一个链都没有问题,但是区块链和金融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没有搞清楚,可能这个答案不一样,但是都没有搞清楚,所以就搞不下去了。为什么我们可以展开谈一下,其实我的PPT不多,(PPT图示)个人是吉尔德,这个照片是去年他在深圳的坂田,旁边是任总,任总为了突破美国媒体的包围搞了一个“和任正非喝咖啡”,其实吉尔德之前给中央的领导就怎么搞经济出过主意。80、90年代互联网的早期有点像现在的区块链,美国的互联网转型其实比中国的更彻底。当然现在他们也出了问题,生产都是外包给中国,但是回不去了。很多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去美国上市,这就说明美国把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关系是完全捋顺了。其实吉尔德他们那个时候也没有想清楚,吉尔德的贡献是他提出了“吉尔德定律”,就是我们生活的习惯就是我们肯定会先把估值更低的资源用掉,再用估值更高的资源。吉尔德的贡献写了好几本书论证了信息时代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大家没有看懂。而且微观和宏观都是行得通的,这个对美国的公司有很大的启发。吉尔德提出的定律你仔细的想想,包括1000多年来的人类经济都是符合这个规律的,这样就得出一个结论,他觉得IT大家一定要拥抱,这个是最基本的判断,很多的东西可以数字化的方式传输,我们为什么还要坐航班见面?你现在适应不了以后一定是这样,再过20、30年我们可能真的很习惯虚拟化的交互,现在是早期,开始是有了网站,后面有了电商,后面有了打车和外卖。这个看起来还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为什么花了20年才什么的落地和上市?吉尔德最近又出了一本书,今年在国内出版,其实他当时和任正非喝咖啡的时候就是想忽悠华为重视区块链和货币,大家看直播的回放他想说的就是这样。

他最近有一本书其实就是反思金融,名字叫做《货币的丑闻》,这个书里提出了两个观点,他说货币不光是一个激励,因为你在市场经济里面大家要做的事情就是赚钱。但是央行现在出了什么问题?央行不停的往市场注入货币,今年美联储印的钞是3万多亿,资产表现7按多亿,3万多亿是今年产生的。意思就是央行在每一个人面前撒狗粮会把经济搞乱,大家都赚钱没错。如果没有一个人干扰货币的自然流动,其实大家相当于用货币投票会把经济越搞越好,因为你要赚别人的钱一定要有价值的新东西,大家是相互赚钱,没有新东西是赚不到钱的,经济自然会向好。但是央行往里面撒钱,大家都迷惑了,一旦不撒钱大家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下一个PPT我可以结合自己的探索分析一下,我其实15年和深圳市的一些领导说到数字货币,当时没有别的想法,他们觉得是一个很颠覆的技术,觉得20年后才可以走入我们的生活,当时我们决定做一个研究性的课题,特别是国际上的一些调研和交流。央行其实那两年也启动了数字货币,我们对一些路线也比较了解。17年这个就很热了,这个里面最有意思的是央行花了5、6年时间发现即使你做央行数字何必你也能做M0,因为M2是银行和资本市场创造的信用,这个钱是不能拿出来的,只是一个金融机构创造的虚拟的。银行放贷款是不需要存款的,因为他可以拿到银行的贴现,央行可以买走之后给同等的现金,这样就可以给社会注入现金和信用。

第二个是17、18年很热,当时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也谈了区块链和币的现象,后来国际调研的基础上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对这个方面的态度比较鲜明,官方的进行了触碰这个事情。就是瑞士这个国家,我们在瑞士也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就在以太坊那条街上,他们和美国、中国、香港的态度都不一样,瑞士的态度是你想做区块链想发币想做交易所,你就把你的方案如实的写,给我看,我觉得没有太大的问题就让你干。但是你不能忽悠我,不能写这个干别的,这就已经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就是说这个不是说明妖魔鬼怪,什么牛鬼蛇神,可以来找我。我们去年也拿到它的官方的回应,这个在瑞士也不多。我觉得这个态度就比较好,但是我想瑞士为什么愿意这么干?因为他们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国家,去年我去了美国,参加了一个峰会的对话。美国为什么对区块链举棋不定,金融是一个挑战,但是华尔街的人都相信区块链的未来。美国的国会关心的问题是我国会立法允许你各种东西都用区块链来做,但是我不知道美国是不是会是区块链的物理的中心。国会的议员但是差不多知道去中心化,美国觉得我走在中国的前面立法支持,但是中国变成了中心,美国不干这个事情。这个是他们举棋不定的地方,其实深圳的态度还是比较务实的,18年我们和政府的决策咨询以及国家的智库举办了多次闭门会议,我们也发起了一个论坛也讨论过发币等等。中国现在不担心这个事情,不考虑中国是不是区块链的中心。中国只要是对经济社会发展有用,全世界做了老三老四都没有关系,5G我们已经是老大了,其实我觉得中国做区块链最大的政策和形势就是心态,这个是不变的。

回过来讲,现在是区块链和金融的关系没有说清楚,比如现在的金融业,它其实不是很喜欢区块链,所有的银行都不喜欢。他们要解决他们的人员就业的去向,以后这些人都自动化了,我提出一个观点是和政府讲区块链,区块链就是一个纯数字化的机器,创造GDP比人快多了,就是一个机器。我们自己办法除了自己做的工作,特别是深圳、香港怎么解决区块链和金融模糊不清的问题,现在我觉得有一个最大要避免的,我也有呼吁,从事区块链的不要把自己说成金融。因为第一个现在全世界的金融出了问题,本身就摇摇欲坠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把自己说成金融无非可能会误导一些老百姓,最后一地鸡毛没有好处。

区块链本身可以解决金融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没有必要把自己打扮成资本市场喜欢的金融交易的东西,你自己的ICO本来就是很创新的东西,以太坊就是非常好的模式,最后不要变成了法币去炒作。这个其实本身是活不下去的,也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觉得ICO是很有创新的,以太坊就是这么干起来的,很适合未来的经济发展。现在的问题是即使你放开ICO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写出白皮书了,新的技术没有那么容易出来。

现在我们干的几个事情,第一个我们觉得银行是一个很重要的抓手,去年年底我们和一些合作伙伴想自己搞一个银行牌照,用银行牌照推动区块链做一些事情,这个可以很大缓解政府出现的顾虑,现在区块链完全悬在云端,而且涉及资金的话就很难说清楚走下去。

第二个是我们觉得区块链和科创,比如你有原始创新,你有点子,怎么获得融资和用户,这个里面有很大的文章去做,我们瑞士的方案也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今天我就和大家分享这么多,下面有机会也可以和朋友们再交流,谢谢大家!

—-

编译者/作者:金色财经 LE雷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baike/1465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