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演绎:只有一个能活成传奇—— 最奢侈创设、互联网巨鳄与币圈头部


神话演绎:只有一个能活成传奇—— 最奢侈创设、互联网巨鳄与币圈头部

在互联网时代,人们慢慢认识到一个现在广为人知的网络效应规律,那就是项目的营销最关键是形成影响力,影响力就带来注意力,而注意力在当代就等价于金钱。所谓网络效应,很大程度上就是流量效应。流量很奇怪,如果用数据来大致形容,你会发现,头部项目也许吸收掉最保守7成的注意力,二线有实力的项目也许能追逐分享2成的注意力,而一大堆竞争项目只能争夺剩余也许不到1成的注意力,这个721比例之下,经常导致,各种竞争项目陷入红海,此起彼伏地消失在江湖。而头部项目,则如蛟龙出海,成为这个行业的唯一传奇。

在刚刚过去的互联网时代这20年中,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的每条赛道上大致都出现了这样的721效应。最夺人眼球的无过于每个赛道的双雄争霸或者三国演义,头部的几家巨头经常血拼,不惜耗费巨大甚至赌上前景也要争夺行业第一。第一真的这么重要吗?事实证明,确实这样重要,因为巨头们都知道,第一也许能吸收7成的注意力,而如果第二,也许就逐渐只能和其他竞争者分享2成的注意力,而长此以往,实力差距将非常巨大,未来可能被逐出赛道彻底失败。所以,只有一个能活成传奇。

其实这种“头部效应”或者更准确地说“第一效应”,并不局限于互联网或者区块链这种新兴行业,在部分传统行业中,也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是阿联酋的首都,迪拜的发展之路。

对于迪拜,现在的年轻人几乎都不陌生,“奢侈之都”、“购物天堂”美誉世界,它是世界城市中的上流社会,是全球富豪消遣穿梭之城,是一切最奢侈的炫富之地。这座城市,仿佛流淌着财富的金河。昂贵,是它最基本的基因,炫目,是这座城市给人的印象。

迪拜的财富和奢侈哪里来的呢?100个人里面有99个大概都会不假思索地说,石油财富呗。这个答案回答了迪拜最初建设发展的财富基础。但要说迪拜成为奢侈之都,这个回答就完全错误了。迪拜,是一场伟大的策划,是创造最强影响力从而吸收最大注意力这种网络效应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神话演绎:只有一个能活成传奇—— 最奢侈创设、互联网巨鳄与币圈头部

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迪拜的影响力策划,迪拜的象征是迪拜塔,又名哈利法塔(Burj Khalifa),是当今世界最高建筑,828米的绝世高度耸入迪拜云端,是结合了艺术、工程学和传统文化的建筑杰作。迪拜塔的影响力成功关键就是它成功实现了全球第一高楼,可你知道它怎么实现的吗?

迪拜塔始建于2004年,6年后的2010年才竣工。6年时间之长的建设周期,自然是因为规模极大且难度极高。在2000年左右,筹备建设冲击全球第一高楼的可不仅仅是迪拜,最著名的竞争者包括马来西亚的双子塔(452米高)和台湾的101大厦(501米高)。在当时建筑技术条件下(其实现在也没长进多少),一个不成文的极限为建筑师们所知——高楼大厦正常修建到500多米几乎就是高度极限,高度如果再增加大楼就不会稳定,风险很高。

在这样情况下,设计师们最初提出的方案不过是比马来双子塔和台北101稍微增加点高度的方案,他们认为,能够让迪拜塔抢下世界第一高楼就可以。但这样的思路被阿联酋人痛骂,他们要求的是绝对绝对的世界第一,是大大超越竞争对手,甚至在未来很长的时间都不可能再复制的奇迹之楼。这个要求难倒了所有的设计师,现行科技下的物理规律怎么可能突破呢?阿联酋人挥舞着支票,施加着压力。终于有设计师有了突破性的思维——500多米高的高度极限是因为高度取决于大楼的承重结构,而正常情况下承重结构必须开门,承重墙的厚度有极限,钢筋的占比也有个极限,所以正常情况下承重结构一定有薄弱点,按照计算极限就是500多米。但如果承重结构不开门呢?承重结构的下层如果完全封闭,不允许留门,不允许留通道,那就不会在这些薄弱点被压垮了。高度就可以突破极限,超过800米也不是不可以想象。

但是但是但是!这样就会导致某些楼层和区域非常浪费,这他瞄的不就是个实心金字塔吗?封闭没门每一层的中间结构不就彻底浪费了吗?按照计算,至少1/3的每层面积被浪费了,这相当于有效面积的造价几乎直接增加50%!这个想法可真的是绝对的逆向思维了。所有正常的设计师、正常的业主脑袋根本不会往这想,也根本不可能接受。但阿联酋人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疯狂的主意。第一,这个设计确保了绝对的世界第一,而且很少会有后人仿效,实在是太浪费了。第二,这完全切合了迪拜的定位——“奢侈之都”,什么装修得富丽堂皇、德国家电、意大利家具,都不要和我提,爷直接浪费整栋大厦的1/3面积!不是我小觑你们这些竞争对手,都他瞄的是菜鸡,一个都不能打!

果然,迪拜塔建造完成,举世震惊,成为全球最知名的建筑,无可争辩的世界第一高楼,很短的时间内具备极高的知名度,而它的竞争对手呢?马来双子塔在亚洲还有些知名度,台北101?除了台湾人自嗨,少数大陆人由于同文同种还知道外,在全球有什么知名度啊?同一时代的竞争对手们,最后迪拜塔至少吸收了80%以上的注意力——网络时代的大赢家。所以你觉得迪拜花费的重大代价值不值得呢?全球第一就是这么牛逼。

神话演绎:只有一个能活成传奇—— 最奢侈创设、互联网巨鳄与币圈头部

正是这样的追求完全超越想象的奢侈,使得迪拜拥有了更多的传奇建筑。例如著名的帆船酒店(全球唯一的七星级酒店)、号称世界第八奇迹的棕榈岛、世界最大的购物和娱乐中心迪拜购物中心等。这一系列的超级项目,使得迪拜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奢侈之都”,阿联酋花了这么多钱,得到了什么?得到了全球最高尚购物之都,得到了全球最富豪休闲胜地。

迪拜的例子,是以超越常人想象的“烧钱和浪费”来实现不可思议的奢侈感,形成全球羡慕和关注的影响力,影响力吸收注意力,让富人在虚荣心和享受心下穿梭和汇聚到迪拜这个沙漠之城,让迪拜成为了中东的金融中心和贸易中心,也是时尚中心。阿联酋的产业命脉,从此不仅是石油,还多了文旅。

所以我们可以轻易地发现,迪拜的思维,与互联网巨鳄的思维是一样的,互联网巨鳄们初期的发展,就是形成商业模式争夺风投,然后“烧钱”扩大影响力,带来流量和用户规模,当生态壮大到一定程度,生态就可以形成注意力经济,商业闭环就此形成。而这个过程,必须追求“第一”,因为只有第一,才能收割大部分的注意力。

神话演绎:只有一个能活成传奇—— 最奢侈创设、互联网巨鳄与币圈头部

币圈头部的项目们,用“发币”替代了烧钱,这正是区块链领域相对于互联网的优越性,但同时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区块链系统的发展。发币无需获得风投资金,相当于众筹代替了融资。但代币毕竟存在的根基浅薄,市场难以维护,所以最后无疾而终的非常多。而往往,我们发现,发币几乎是一锤子买卖,而项目发展是长期的,还是必须不断“烧钱”才能提高项目的影响力,从而吸收更多的注意力,但后继“烧钱”在发币融资消耗完后其实很困难,因为发币资金没有解决发展问题才要继续融资,但没有解决发展问题有多少机构肯投资呢?所以,币圈头部也要争第一,唯有第一才能表明是项目所在赛道唯一能走到最后的,也才可能得到资本的青睐。

也许,迪拜的奢侈玩法是顶级富人的思维和执行力。而互联网的烧钱玩法是小资产者(职业经理人)的思维和执行力。而区块链的发币玩法,则是穷人的思维和执行力。当然,大家都是在设法创造影响力,从而赢得注意力,汇聚金钱。

以上就是蓝调以迪拜发展案例来对互联网和区块链项目创造影响力从而吸收注意力的相关思考。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站在未来看现在,蓝调与你一起感受时代之风!

—-

编译者/作者:蓝调99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吾所求区块链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suoqiu.cn/baike/14265.html
分享到